細雨迷離,寒風肆意地吹撫。

凌亂的髮絲在空中飄盪,焦急緊蹙的雙眉讓冷靜睿智的形象消失無蹤。

 

「娜娜、娜娜……」一聲聲急促的呼喊,迴盪在公園裡、巷弄中、陸橋上、馬路邊,但回應他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空洞的回音。

 

「娜娜,妳跑去哪了……。」他隨意在人行道花圃邊坐下歇腳。他已從清晨尋到夜半,將整個小區都翻遍,也去過所有她可能去過的地方,但沒有就是沒有,顯然她已離去,連一抹殘影也沒留下。

 

「青陽。」滄桑的聲音中滿載著疲累,天叔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旁,並拍了拍他的背。「先回家歇會吧,你已經十幾個小時沒吃沒喝了,身體會受不了。」

 

「叔,可是娜娜還沒找到。」他將頭埋進自己雙掌中,掩飾自己漫滿酸楚的鼻。天這麼冷,那小丫頭才剛經歷一場大手術,身體不知勘不勘得住,要是像之前一樣昏厥了,那可怎麼得了?想到這裡他就無法停止繼續尋她的念頭。

 

「青陽,娜娜要是有心躲,短時間內是不會讓我們找到的。」其實他也很擔心,可女兒的個性跟當年的曉玫像同個模子印出來似的,總是不聲不響地就離開。「而且娜娜也不是一般孩子,她懂得怎麼照顧自己。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她要是想出現便會回來了,何況你也不希望她回來時看見你憔悴的模樣吧?」

 

「叔……」他用佈滿血絲的雙眸看著天叔,臉上顯示著『可以不要嗎』的表情。

 

「快去休息,不要反抗。」天叔摸了摸青陽的頭,拉起他的身子往家裡推。

 

「叔,那你知不知道娜娜為什麼要離開?」進屋前,青陽回過頭不解地問。

 

「我也很想知道啊……。」天叔語句中只有無限的無奈。

 

「唉……。」兩個男人同時看了看漆黑無盡的夜空,混夾著各種複雜的情緒嘆了氣。

 

娜娜,妳到底去哪裡了?

 

--------------------------------------------------------------------------------------

 

漫無目的地晃了一天,她腳很痠,但身體的疲憊仍壓不過心中的苦楚。

原來她所擁有的戀情,一直是她一廂情願地以為是愛,沒想到剝開了充滿愛的美麗包裝,裡層的芯卻滿載著同情與憐憫。

 

她,楊娜娜,不需要他的一點點施捨,也不屑被施捨,即使她如此深愛他。

 

走向她兒時回憶的家,溫暖的鵝黃燈光從圍牆邊流洩而出。她好懷念這棟充滿媽媽生活回憶的老房子,那時的她是多麼開心、多麼無憂,是多麼的被媽媽深愛著。

 

忍不住推開了未上鎖的深藍色大門,她輕聲地走入屋中。這是侵入住宅吧?不過她管不著了,她單純只是想再看一眼這幢老房子,或許能讓她知道自己未來的路要如何走下去。

 

豈料,透過窗子,一道眼熟的身影映入眼簾,電視中反覆播放著媽媽年輕時洋溢幸福微笑的美麗片段。應該穩重如山的他,現下卻垮著肩,臉上佈滿悔恨與焦急的淚水,嘴上一直喃喃惦記著離家出走的自己。

 

原來,他竟是如此深愛著媽媽,也如此深愛著自己。

 

「爸。」娜娜忍不住喚了眼前這個愛著她的男人。是啊,想一想她實在太幼稚了,為了愛情卻忘了親情,她還有父親的愛啊!她怎能讓爸爸如此難過?她太不應該了。

 

「娜娜!」淚水縱橫的臉瞬間明亮了起來。曉玫,我們的女兒找到了!找到了!感謝老天。還好他在趕青陽進屋休息後,赫然想到這裡來這坐坐,卻讓他遇上了娜娜,這就是命運啊。

 

那日夜裡,父女倆談了許多許多,關於媽媽、關於年輕時的不羈、關於那些年,還有…關於那個正在家中床上輾轉難眠的男孩,那個在她父親面前正大光明、毫不掩飾地要女兒的男孩。

 

她,楊娜娜,是他想照護一輩子的女孩。

 

風吹散了隱蔽星光的雲,明亮的月高掛天際。她如玉的臉上整夜漾著止不住的似花笑靨。

 

--------------------------------------------------------------------------------------

 

他拖著疲累的身軀在店裡忙碌著,水氣在吧檯繚繞,咖啡壺中正滴釀著她愛的清咖啡。

叔說,娜娜想回來便會回來了。他相信叔,更相信娜娜,所以他要準備好她喜歡的一切等她回來。

 

門上的鈴鐺聲響起,他抬起頭沒有見到人影,可地上一抹圓滾滾的雪白令他無法無視。微微勾起嘴角解下過來身上的小卡,可愛的字體平撫了他焦慮混亂的心。

 

鈴鐺聲再度響起,悅耳女聲伴著鈴聲傳入耳際。他連忙回過身,看著眼前這個不告而別讓他昨日過著有如熱鍋上螞蟻般生活的可惡女孩,現在的他真的非常想抓過她,好好揍她屁股一頓,可身體卻早一步行動,緊緊擁住了她,將他所有的思念與情感藉著熾熱的體溫透入她略寒的身子。

 

只要娜娜回來了就好。

 

--------------------------------------------------------------------------------------

 

「妳為什麼離家出走?」他倚在房門邊,看著這個只離家出走一天的女孩將衣物放回架上。算了,也還好只有一天,要是再多,他可能就無法保持理智了。

 

「那個嘛……哈哈哈,不重要啦。」她尷尬得笑了笑。總不能說她是因為很蠢蛋地話只聽一半,誤會小太陽其實不喜歡她吧,這樣可能又會引發氫爆。

 

「很重要。」帶著不容拒絕回答的氣勢,他走入房中站在她身側,一起將物品歸位。

 

「呃……。」看這情勢,不講後果也會很可怕。到底要講還是不講?這真是個大問題啊。

 

「過來,娜娜媽媽無緣無故離家出走是不良示範,為了讓妳不要學壞,妳暫時不要跟娜娜媽媽生活好了。」青陽拿起過來的提籃,邪惡地便要往門外走去。不講是吧?不講就先綁個肉票當籌碼,看她還敢不敢不講。

 

「青陽,你不要衝動!」天啊,過來是她的心肝寶貝,誰也不能拆散她們倆!

 

「那妳是說還是不說?」他挑高了眉,意味饒富地望著她。

 

「說、說、說,我說……。」這個腹黑小太陽,居然綁架過來逼她說,嗚嗚嗚,真的好過分。

 

「大概就是,我那天聽到你跟爸的對話,但沒有聽完,以為你是因為我生病才同情心大發,跟我在一起……。」她低著頭,用手指絞著衣角,越說越小聲。

 

「妳以為我因為同情才跟妳在一起?」他瞇眼盯著眼前扭捏的小丫頭。他衛青陽在她心目中原來是這種會拿愛情當憐憫禮物的形象?不,他可沒有這麼好心。

 

「青陽,對不起……,爸都跟我說清楚了,是我自己不對,話聽一半……,原諒我好不好嘛?」她扁著嘴,用閃亮亮水靈靈的雙眸由下往上望著他,希望他會因為撒嬌攻勢消點氣。

 

「楊、娜、娜!」理智『啪吱』斷線,他又想狠狠揍她屁股一頓了,極度想。氫爆Again

 

「對不起啦!!!」娜娜抱著頭,開始往門口方向竄去。完蛋了,上次只被吼『道歉』兩個字,這次卻被吼了三個字,看這爆炸的程度,她會被修理,絕對會!

 

在她靈活地往他身旁急速穿越,救命樓梯就近在眼前之際,一股燙人的熱氣環上她的手腕,轉瞬便一把就被拉回房內,房門『砰』的被一腳踢上反鎖,頎長的身影還直接抵住門。

 

「逃?想逃去哪?」他緊抓著她,眉宇中好似有股怒意在燃燒著。

 

「對不起啦……。」她望了望四周,房內只剩下窗戶這個出口,可是有加裝鐵桿,她鑽不出去啊,即便鑽出去她也不敢跳啊啊啊!只好回到角落乖乖坐下。

 

「誤會別人還敢離家出走。」他語氣中感受不到起伏,但卻有懾人的氣勢。

 

「好吧,那讓你揍我一下,消消氣。」她瞇著眼,抬高清秀的小臉。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乾脆一點才是真英雄。

 

見到他舉起手,她連忙緊閉雙眼,準備迎接處罰。可下一秒卻沒有任何痛楚落在她身上,取而代之的是暖人的擁抱將她牢牢地陷入他的懷中,而他的氣息溫熱柔軟地覆著她粉櫻的菱嘴。

 

他的手環上她的蜂腰,吻她。吻這個讓他想狠狠修理一頓,卻又捨不得的女孩。

 

她驀然覺得自己好似醉了,輕飄飄地像要飛上天了,腦海中傳來一聲聲如天堂傳來的教堂鐘響,令她著迷心醉。

 

「我的愛情很珍貴,不會隨便給。」他輕聲在她的唇畔低語。

 

她笑彎的眼有如月牙。她終於知道自己在照亮她生命的小太陽心中有多重要的位置,不是同情,無關憐憫,亦非施捨,是乾淨純粹的愛。

 

「青陽,我愛你。」她將雙手緊勾在他的頸後,回吻了他。

 

擋不住的情慾流竄在兩人之間。他將她橫抱至床上,順手褪去她毛衣及圓點襯衫,她青澀卻誘人的曲線在陽光中耀眼動人。

 

她羞澀地望著眼前的他一件件剝去身上的衣物,覺得有種拆禮物的期待感,而後只見他白皙的身子印著線條分明的精實肌理,不自覺看傻了眼。

 

無視她的微愣,他撥去她頰邊的髮絲,溫柔地落下無數綿密細吻,在雪白的頸項留了朵朵嫣紅。溫熱的唇一路滑到了她的胸口,大掌迅速地將她身上不必要的遮蔽全部解去,眼下的微微隆起令他灼熱不已。右手心撫上並輕揉著她的小巧彈潤,他不自禁的低頭舔拭著她胸前的殷紅蓓蕾,舌尖輕輕來回繞圈撩動著,感受著她因酥麻而引起的微微顫抖。

 

經不住他燙人的撩撥,她喉間湧出聲聲嬌嗓淺吟,雙頰染上桃花般的薄暈色澤。見著她嫵媚的模樣,他毫不吝惜的再次給她一個蜜糖般的深吻,好似要讓她融在自己身裡,舌尖靈巧地穿過她的貝齒,恣意交纏著她口中甜蜜的丁香。

 

隨著他纖長手指在花叢裡的肆意探索,她迷失在他勾人的媚眼裡,陷入了炙人的火熱愛戀。她咬著唇,低聲要求著她還想要更多更多,而這早已超越一個男人能夠承受的了,他只得使魅惑的慾望引導著自己,讓身下的滿脹昂揚一寸寸侵略她未經人事的甜美私密。

 

撕裂的痛楚令她眉頭擰蹙,但灼燙的情慾不許她因此分心,他的狂熱在她身體裡放縱纏綿,一波波如麻熱浪朝著兩人襲來,將兩人帶往熾熱情海起伏泅泳。伴著紊亂的喘息及氤氳的眼眸,突如其來的醉人浪潮將其捲入炙烈暗潮,共赴彼此最深處的慍熱清謐,毫不保留地獻出自己的所有。

 

冬季的微亮陽光從窗外灑落床面,凌亂的衣物遍佈房內,交疊的身影相擁入眠。

 

有你〈妳〉在我身邊,真好。

 

--------------------------------------------------------------------------------------

 

純白的婚紗深深地映入她的眸中,那曳長的蕾絲裙襬如同往後的人生道路,雖長路漫漫卻繡滿了美麗的回憶。

 

「好美喔。」她不自覺滴咕出聲,穿上白紗與伴侶相知相惜度過一生幾乎是所有女孩的夢想。那日將他正式介紹給媽媽認識後,常期盼著未來專屬於她的美麗日子將是什麼模樣。

 

「嗯,很美。」他看著眼前的佳侶,他還有些不習慣新娘的裝扮,但光那兩人滿溢著的愛意,就讓畫面美得令人窒息。

 

「好好喔,亞諾她們看起來好幸福。」女孩因為這場浪漫動人的婚禮,眼眸有如夜空中閃耀的星光閃閃發亮著。

 

「我們以後也會一樣幸福的。」他低頭望著身旁的嬌弱身影,緊緊地握住了她細嫩的手掌。

 

她仰起首,朝著他燦爛的漾起一朵燦爛明亮的笑,水潤的眸裡盈著濃濃的愛戀。

 

他相信,他們都會幸福的。永永遠遠地,一起迎接生命中的每一道晨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薰衣草 的頭像
薰衣草

薰衣草

薰衣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