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千年姻緣 - 夢拷貝.jpg

她從未向任何人說過她的與眾不同。她沒說,因為每個人都會作夢。

 

夢,是人在睡眠時所產生想像的影像、聲音、思考或感覺,通常是非自願的。

 

其實她也不知道夢境內容是真還是假,但她的夢確實非比尋常,未曾預知未來,卻可探知過去,一天又一天夢著非常遙遠的從前,醒後每每清晰地歷歷在目。

 

是夜,辦公整日的疲憊在她闔眼的一瞬,立即又將她帶往夢鄉……

 

---------------------------------------------------------------

 

滿園百花奼紫嫣紅,蝶影翩翩,悠揚的箏聲中,一抹如桃粉艷穿梭叢中,天上人間不過爾爾。

 

她輕柔摘下盛開牡丹,放入手邊竹籃,籃中各式花朵已如一座小山。她滿意的笑了笑,準備回大宅子內。

 

「當心!」

 

突然一道急促的喊叫,使她閃了神,等她恢復意識時,已側身倒在崗石小徑上。閃耀黑髮的身影,劍眉一挑,俐落地以掌風擊暈不知何時埋伏花園內的邪氣精怪,再長手一揮,將精怪收進袖中。

 

「您沒事吧?」溫柔將她扶起,再貼心地拾好滿地散落的花蕊。「真對不住,沒能及時發現入侵者,讓您受驚了。」

 

「我沒事。」她羞紅著臉,整了整衣裳。「多謝您救命之恩。」

 

「這園子花叢多,易藏身,公主下次請多加注意己身安全。在下須將方才那廝送審,先告辭。」微微欠了身,便瀟灑離去。

 

她看著那逐漸遠去的頎長身影,狂亂跳動的芳心隨著精怪一併被收入那人袖中。

 

---------------------------------------------------------------

 

她隨後得知,那人為巡守天庭的貔貅,她便三天兩頭帶著蟠桃探班,只為換與貔貅聊上幾句的時光。

 

「公主,這蟠桃價值不斐,您就別再費心送來了。」蟠桃好吃歸好吃,但牠那日只是盡職務本份,不值收如此大禮。再說,這公主時不時往這跑,實在有些困擾。

 

「沒關係,這蟠桃是我在管理的,想拿多少便能拿多少,不費心。」她趁機抓過牠手臂,又甩又蹭。果然是習武之人,這觸感多麼結實啊。

 

「可是在下須即刻前往武術訓練,恐怕不能吃這麼飽。」牠面有難色,卻不好直白拒絕。

 

「不吃給我吃好了!」看不過蟠桃被兩人推來推去,一旁侍衛一把將蟠桃接過,大口吃了起來。

 

「喂!這蟠桃是要給貔貅吃的,又不是讓你吃的!死阿超,吐出來!」她爆跳如雷,粉拳開始往侍衛身上落下。

 

「公主,饒命。」他左閃右躲,一溜煙的往另一側的天際奔去。

 

她氣喘吁吁,怒瞪著遠方如豆丁點大的傢伙,卻渾然未覺有人早已趁那陣混亂中溜得不見蹤影了。

 

---------------------------------------------------------------

 

掌管中原地區風雨之子龍與巡守天庭之貔貅相戀。

然而,因其相戀而無心於公務,中原地區大旱三年,終日顏熱不堪,作物不長,民不聊生;天庭多次遭妖魔、精怪、瘟疫入侵,多名神祇受創臥床。

天帝震怒,下令二人分別囚禁於蓬玄、太極之下。

 

---------------------------------------------------------------

 

頂著紅腫的雙眼,她失神地呆坐在樹底,看著上方一顆顆轉艷的蟠桃。

 

她的心像被扯裂的綢緞,滿地四散,還覺得很疼,疼到想喊也喊不出聲,而且眼角總是不自覺溢出淚珠。她第一次體會到原來這就是凡人常說的“心碎”。

 

她很喜歡牠,也知道牠不喜歡她,所以當她知道牠另有心上人時並不意外,原先都做好與對方一較高下的奪愛準備,卻萬萬沒料到那人竟是自己兄長,她只得忍痛祝福。殊不知那二人愛得如此狂烈、沒有節制,引來災禍,遭處極刑。兩個自己最在乎的人遭遇此劫,她只能陣日以淚洗面,無聲悲痛著。

 

他悄然來到她身後,只是靜靜地站著。直到她忍不住放聲哭泣,他箭步上前,七手八腳地掏出懷裡的手絹,為她拭去淚水。

 

「死阿超,不去巡視,在這裡作什麼啦?」她即便熱淚盈眶,仍能怒睜著他。

 

「小的只是剛好巡到這裡,公主息怒啊。」自從貔貅遭降罪後,他接替了巡守天庭的職務。

 

「巡就巡,沒事幫我擦什麼淚啊?」她舉起手,衝著他奮力架了一拐。

 

「啊!痛!」他被突如其來的攻擊毆中,皺眉怪叫著。「小的只是擔心公主如花容顏會被哭融,所以才動手的啊。」

 

「我有要你替我擦了嗎?自作主張。我細緻嫩白的美麗臉蛋是你能想摸就摸的?啊?」她杏眼圓睜,怒氣沖沖地揮動著拳,直接將他當成沙包一陣猛打,趁機遷怒,好似要將悲傷全毆進他身子裡。「我要你自作主張!我要你自作主張!」還不忘補上兩腳。

 

他只是直挺挺站著,任由她出氣,遠看實在充滿男子氣概,但近距觀察,他表情太過猙獰,一眼便知其實很疼。

 

「你今天為何不逃?」她又揮又踹了十幾下後,赫然感到納悶。這傢伙平常要是被揍,一定腳底抹油跑得很快,今天卻像被定身一樣,很反常。

 

「腳麻。」他給了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答案,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嘖,你還真沒用。我得去忙了。」她用他給的手絹抹抹臉,起身,還順勢撥了一下長髮。這區的蟠桃成熟了,她難過之餘仍沒忘自個本份是替瑤池金母管理蟠桃事業,要是出了點差錯可就毀了她苦心經營的專業名聲。挺直了腰桿,回復成高傲自信的模樣,往宅邸快走去。

 

他望著她故作堅強的身影,心底漾起一股濃厚苦楚。其實他也不曉得自己何時開始將她擱在心上,是見到她對愛情的執著?還是因為她的刀子口豆腐心?但他知道,她就像是朵薔薇,美麗卻帶刺,可那刺僅是她的偽裝,真實的她如花瓣般嬌弱,唯有包容她的刺,方可發覺她最柔嫩的美。

 

她可知,他有多希望自己能成為那條手絹,為她拭去所有傷悲?她可知,他有多希望自己能成為她的出氣包,讓她發洩心底所有的哀痛?她可知,他多希望自己能成為讓她感到快樂的那人?

 

她可知,他會一直默默守著她,即便刺得滿手,也絕不離開…….

 

---------------------------------------------------------------

 

一晃眼,數百年便這樣過去了,當年那件事已鮮少有人再提起。

 

暖陽照耀著蟠桃林,一顆顆渾圓飽滿紅潤的蟠桃鮮豔欲滴,又是蟠桃成熟的季節。如桃粉艷的她正忙著指揮採收作業,幹練的調度著人手。

 

「熱。」夏季的陽光煨出了她一身薄汗,她抓著衣領輕搧著。

 

「公主請用水。」他畢恭畢敬遞上白玉杯,笑著說。「這水可是我從大咸山頂的天池所取,保證純淨,重要的是一定能讓您透、心、涼。」

 

「死阿超,原來你不見人影就是跑去大咸山摸魚啦。」她飲下一口冰涼,瞬間暑意全消,嘴角微微上揚。「不知道現在正值採收期,人手不夠嗎?還不來幫本公主忙。」

 

「是的,小的立刻幫。」見到她的笑顏,他心裡不由得開心起來,不枉他冒著被懲處的風險翹班去取水了。

 

眾人忙的不可開交,一籃又一籃的蟠桃往庫房內送去。直至向晚,只剩些許餘霞染紅天際時,採收終於結束,只留她們二人繼續著後續作業。

 

她專注地盤點著,深棕柔順的長髮全讓她髻在頭上,露出雪白光滑的頸項,隱隱透著薄光,使他不禁看傻了。

 

「死阿超,我要你將這幾箱搬去一旁,你在發什麼愣啊?」捲起清點冊,給了神遊太虛的他一個爆粟。

 

「對不住,剛不小心閃了神……。」他搔搔頭,嘿嘿笑了兩聲,立刻將東西移好。

 

「喏,這給你。」她從袖裡掏出一顆蟠桃,遞給他。「這是這批第一顆成熟的蟠桃,我是看你今天很辛苦工作,才好心分你吃的。」她連忙別過頭,掩飾她臉上的羞赧。

 

「真的要給我嗎?」他深感意外,第一顆成熟的蟠桃雖然滋味並無不同之處,但能成為第一位品嚐到的人可是至高無上的光榮。

 

「不想要就算了。」她作勢將蟠桃收回,卻被他快手收進自己兜裡。

 

「要、要、要。當然要。」這可是她第一次送他禮物,豈有不收的道理?還覺得自己快飛起來了呢。

 

「繼續清點啦,不然點到三更也做不完了。」看到他開心得快咧到耳際的嘴,她也悄悄漾起一抹笑。他對她好,她怎會不知?她又不是木頭。

 

黑夜便這樣無息地降臨了,靜謐地僅剩挪動竹籃的聲響。她掩著菱口打了個哈欠,從破曉忙到現在將近子夜,又睏又餓,只得差了阿超去膳房拿些零嘴讓她止饑,幸好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

 

可她輕忽了這滿坑滿谷的蟠桃有多麼誘人。相傳瑤池金母的蟠桃,前一千二百株,吃了能成仙得道,中間一千二百株吃了能霞舉飛升、長生不老,最後一千二百顆吃了能與天地齊壽。雖然只是誇飾的謠言,但這對妖魔精怪是莫大的誘惑,更別說其他神祇確實是靠這些蟠桃增進自身法力。

 

一股惡意閃現她身後,她渾然不覺,仍自顧自地振筆疾書著清點冊,口中念念不忘明日的配送作業流程。

 

「公主,危險!」他飛奔向前,拔出腰際的長劍,朝著入侵者刺去。她被突來的偷襲嚇得蹲下身子,微微顫抖。

 

黑衣入侵者一個閃身,躲過他的襲擊,還順勢朝她甩了一鞭子。他為了護她,挺身擋在鞭子前,胸前剎那被劃出一道鮮紅。他怒視著入侵者,渾身暴戾之氣,他這人什麼都能忍,但若有人試圖傷害她絕對不忍。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他發怒,他如鷹般銳利的瞳讓她不禁為之震懾。

 

舉起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著入侵者再次出擊。長劍直挺挺地刺進入侵者胸口,入侵者瞪大了雙眼,望著浸濕的黑衫,往後倒地不起。

 

「公主,您還好嗎?是不是嚇著了?」他急忙彎下身,輕撫著她如弓的背。

 

「我沒事。你先關心一下你自己吧,都流血了。我去拿藥給你。」她緊蹙著眉望著他胸前的傷,立刻站起身子走向庫房出口。

 

此時地上那抹黑影,似迴光返照似的,忽然跳起身子,緊握著不知從何處掏出的匕首,朝她揮去。

 

他連忙撲向她,緊貼著她的背,引得她被措手不及的體溫燙得動彈不得。但不消幾秒,身後的體溫便消失,反而傳來兩道碰撞聲。她轉身,見著黑衣入侵者睜著眼、趴倒在地已無氣息。倒坐在她腳邊的阿超,淺灰上衣背面以心窩為中心染出了一朵刺目艷紅的血花,且急速綻放著。

 

「阿超!阿超!」看著他身上的血如泉汩汩流出,她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焦急。「你撐著點。」

 

「保…………。」他氣若游絲地朝著她一笑。他很清楚,這匕首遭下了咒術,否則這血無法流逝地如此快,只消一瞬便能在地漫出紅河,他的命不出半刻便會歸無。

 

「都受重傷了還裝什麼帥氣?往後不許你再逞英雄!」淚水盈滿了她似星的眸,她朝著逐漸失去意識地他吼著。「你等著!我馬上去找人來救你。」

 

他望著如花般的翩翩背影消失眼簾,面前的景物逐漸模糊轉暗,手緊握著兜裡的蟠桃,笑著輕吐了最後一絲氣息,只要她沒事便好。

 

這年的蟠桃,色紅如血,甜中帶澀。

 

---------------------------------------------------------------

 

這次,她沒哭。莫約就是人稱的“哀莫大於心死”,又亦或是數百年前她已將淚水流罄。她只是將一封辭呈遞給了瑤池金母,因為這次她知道自己有更想完成的事情需要立刻去做。瑤池金母問她不後悔嗎?其實她自己也不清楚會不會後悔,但若不做,她每日都只能活在懊悔中。她決定將一切事務打理好,給自己一趟前程未知的旅程。

 

「公主,老身只有這能贈與您,作為暫別之禮。」捻著銀白長鬍的紅衣老翁現身地府,帶著慈愛的微笑將一縷紅遞給了她。

 

「星君,這是?」這細細的線,能做些什麼?拿來綁雞恐怕都會斷。

 

「紅線,又稱姻緣線。」月老星君笑著答,將線的一頭繫上她的小指。「線上兩端緊繫著真愛,山崩地裂、天打雷劈、海枯石爛,這線都能堅若磐石。公主,您這另一端想繫上誰?」

 

她愣愣的看著指上的朱赤小結,真愛是吧?那她明白了。「星君,請替我繫在能真心全意與我相愛的那人指上。若繞一圈不夠扎實,那就纏他全身,最好把他綁在我身邊,寸步不離。」

 

愛人幸福,被愛更幸福,但她這次的旅程便是想要體驗相愛的滋味,是否真會如他人所說只要兩人同心連共渡苦澀困境都能化為甜蜜。

 

「老身已知悉,公主,您便放心去遊歷吧。」星君長袖一揮,紅線便消失無影,提著剛收到的蟠桃禮盒,笑呵呵地離去。

 

她看著老翁的背影,總覺得那跟縫衣線一模一樣的姻緣線看起來可靠度實在不高,說不定路人甲隨便勾一下便斷,不行、不行,這可萬萬不行,她自己也得想些備案補強。

 

轉身瞥見孟婆正舀著一碗熱騰冒煙的湯要她喝下,她聽說過這湯若飲盡就會洗去所有記憶、忘卻愛恨糾葛,所以她暗自決定就讓這湯成為備案,將湯一口喝入。

 

她踏入輪迴,嘴角擒著一抹笑,低頭將口含少許湯水吐出。有些人,她可不能忘。

 

---------------------------------------------------------------

 

她睜開眼,車窗外夜幕低垂,自己身上披掛著西裝外套和一件白襯衫。前方的駕駛人,穿著一件單薄的長袖白T,撐著頭正打著瞌睡,右手還捧著一本書。

 

這廖廣超何時變得如此認真上進?她探過身子,偷偷抽過書,看看這人都看些什麼類型的書籍。書皮上用燙金的字樣大大的寫著“撩妹神技九十九招”,右下還貼了張“第二本半價”的大圓貼紙,她不禁翻了個大白眼,這什麼玩意兒?等等,這本書她似曾相識……啊!她哥房裡也放了一本,她昨晚還看到他帶進廁所看!搞毛啊,連把妹都要團購就是了?

 

「廖廣超,你是要睡到幾點?不冷嗎你?」將書捲成棒狀,毫不猶豫往他頭上就是一擊,但力道不大。

 

「啊!子涵小姐!小的該死,我因為看到妳睡著了,不忍心吵醒妳,想說看一下書,沒想到我就睡著了。對不起!」他抱著頭,哭喪著臉,連忙賠不是。子涵小姐是他的小雛菊,他不能惹她生氣。只是是朵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暴力的小雛菊。

 

「天氣這麼冷,要睡回家去睡!」她將批在身上的衣物掛回他肩上,她都方才看見他邊睡邊抖了,真是傻蛋。「我要下車了。」

 

「子涵小姐,我馬上開門。」他用難以肉眼看清的速度,飛速下車替她開門。

 

外頭的氣溫低,他握著車門的手微微顫著。她皺了眉,解下圍巾,團團繞在他脖上,未了還惡意地勒束了一下。

 

「子涵小姐…….。」他就知道,子涵小姐是天使,心地好美,嗚嗚嗚。

 

「你不要誤會,我只是怕你感冒沒人幫我開車。」她撇過頭,用夜色掩蓋她的羞澀。「我要進屋了,晚安。」

 

「子涵小姐,晚安,祝好夢,明天見。」他知道自己有了這條子涵小姐為他繞上的愛的圍巾,今晚一定會作美夢,呵呵呵。

 

這個廖廣超怎麼能這麼油嘴滑舌卻善良,還從一而終都傻得如此可愛?幸好這輩子的他有將她的話放在心上,不再搏命當英雄,雖然膽小了點,卻學會用另一種方式護著她。

 

不過她居然不知道他今天生日,明天中午補請他吃頓飯好了,按他這麼容易喜形於色的性子,肯定會樂到快昇天。

 

她從屋內落地窗看著駛離的車燈,下意識摸了摸小指,綻起如嫣笑容。

創作者介紹

薰衣草

薰衣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於沐水×二三樹
  • 我~來~了~(撲抱薰衣草)
    剛剛沒跟到第一波貼文,乾脆直接跑來看了>////<

    居然是超涵耶!好棒啊!
    擇夫當擇廖廣超,子涵GJ!!
  • 是樹大!!!
    因為我又踩到烏龜所以刪掉了,
    是說烏龜怎麼這麼容易踩到啦!!!(怒)

    真的!!!廖廣超根本就是新好丈夫代表!!!符合四低:低姿態、低依賴、低風險、低消費。
    子涵,快把阿超娶回家啊!!!

    薰衣草 於 2016/01/31 18:23 回覆

  • 地瓜敏
  • 是涵超耶
    薰衣草大好用心
    每對都有耶!

    要結束了,捨不得啊…
  • 因為哥們每對CP都好有特色、好有魅力~
    忍不住就腦補了一下!>///<

    終究會曲終人散,祝福他們未來可以飛往更高更遼闊的天空囉! :)

    薰衣草 於 2016/01/31 18:25 回覆

  • 風箏
  • 這篇寫的好有感覺~~
    其實這對的發揮空間也很大啊~~~
  • 超涵其實是標準的"打是情罵是愛"阿~~~
    互動方式超可愛的!!!(捧臉笑

    薰衣草 於 2016/01/31 20:07 回覆

  • 於沐水×二三樹
  • 四低實在太讚啦XDDD

    香米們創作力旺盛,真的非常容易踩到烏龜。
    我的文章常有彩蛋就是因為這樣來的,
    乾脆兩三篇併在一起發,
    不然每次都要等好久~
    過年時創作文一定大爆發,
    但也一定會因為烏龜不能發……
    我真的好想開一個哥們的創作區喔!
    這才可以延續哥們的生命,
    也不用受限於版規,
    但不知道要用哪個平台開才好……
    (而且我也沒辦法管理)
  • 真的,滿地烏龜...XDDD

    對耶...過年時創作文可能大爆發!!!(思考)
    不過哥們創作專區應該頗難,
    因為就快要劇終了,
    不久專區就會開始長草...
    而且就像樹大說的,
    如何管理真的是一個大問題啊!!!
    看來還是只能努力閃烏龜了...QAQ

    薰衣草 於 2016/02/01 09:44 回覆

  • Dolly
  • 薰衣草大~~我們現在只能靠你了!我非常需要你!
  • 為什麼要靠我啦...(搔頭)
    我也非常需要妳們~~~ (頭頂比大心)

    薰衣草 於 2016/02/02 16:49 回覆

  • Rita
  • 謝謝薰衣草大的創作~真的很撫慰人心
    害羞的地方都可以寫得讓人心跳加速臉紅紅
    趣味性十足的部分真的讓我笑到嘴巴都要裂開來到耳朵了
    我要靠薰衣草大的文來度過寒冷的過年了

    PS.上面你和樹大討論有關於PTT上創作文容易踩到烏龜的事情
    其實痞客邦的管理後台有個共同作者(多人在同一個部落格裡發表文章)
    這樣就可以避免踩到版上的烏龜然後又有個專業可以延續哥們的愛
    如果兩位有意願的話我可以幫忙管理~
    順便看看版上固定寫創作文的大大有沒有意願一起加入
  • 謝謝Rita大的讚美。

    也謝謝Rita大的提議,但是哥們也邁入尾聲了,烏龜再踩也沒幾次,開平台聯合創作的想法差不多也隨風消逝了啦...(遠目ˊ_ˋ)

    薰衣草 於 2016/02/19 09: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