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充滿無奈的聲響劃破了夜晚的寧靜,飄盪濃郁咖啡香的八塊畫室裡兩道頎長的身影,一內一外佔據著咖啡吧台,兩人異口同聲搖頭輕嘆。

 

「青陽,女生怎麼這麼難懂?」子楓啜了一口巴西,無助地望著青陽。

 

「我也不懂。」青陽回以一個“你我皆同類”的眼神,奮力地擦著吧台。

 

「我只不過是請Amy配合演練一號案,想讓亞諾體會吃醋的感覺,結果她就跟我冷戰了好幾天。」想到好久沒有看到亞諾幸福又害羞的笑容,內心一陣感到失落。「魏小姐就更冤了,明明我是受害者,被壓到肋骨都快斷了,最後還要被亞諾踩腳,痛死了啊……。」說到這裡,子楓忍不住都要掬出一把委屈的淚了。

 

青陽拍拍子楓的肩,以示無聲的安慰,順勢將他的咖啡杯再次斟滿。

 

「聽你剛剛也在嘆氣,最近怎麼啦?」跟青陽認識這麼久,子楓知道不輕易喜形於色的他現在一定正為了什麼事而苦惱。

 

「遇上跟你相似的問題。」他邊說邊為自己也斟了一杯。

 

「嗯?」唉呦,睿智的陽也會有遇到問題的一天。

 

「娜娜吃醋。」讓微酸的口味充盈舌間,淡淡的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望向門外,傳說中的眼神死大概就是在描述現在青陽的模樣……

 

--------------------------------------------------------------------------------------

 

是冬,雖今年冬季偏暖,但恰好近日強烈大陸冷氣團來襲,為冬季帶來應有的冰寒。蒸氣裊裊的咖啡館裡,兩抹人影正為了今日的開店營業做事前準備。

 

「青陽哥哥,今天好冷喔。」美芳一邊打掃著環境,一邊哈著氣。「呼……,都吐出白煙了!」

 

「嗯,很冷。」在吧檯的青陽專注地磨著咖啡豆,讓一顆顆飽滿的圓化成香氣四散的粉。

 

美芳速速將清掃工作結束,湊近吧檯學習青陽磨豆的手法,她的願望就是能開一家像八塊畫室的咖啡館,讓每個客人都能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品嘗咖啡的溫暖與美味。雖然她是月老神使,用點小法術就能輕鬆辦到這個願望,但她希望能以自己的實力達到這個目標。

 

「快沒有豆子了!我去拿。」看到一旁見底的咖啡罐,美芳一個躍身,往貨架方向走去。

 

「美芳,等等。」他赫然想到昨日天叔採購了大量咖啡豆,全疊在貨架上,美芳個兒小,要拿恐有極高難度。

 

青陽放下手搖磨豆器,快步移動至貨架旁。美芳正表情扭曲地努力踮高了腳尖,用指尖勾著包裝的邊角試圖抽出一包,但因為不當外力的摩擦,導致高疊的咖啡豆塔開始歪斜,只消一秒即會崩塌,小小的身軀就會淹沒在極重的袋裝咖啡豆海中。

 

「小心!」

 

青陽一個箭步,將一雙隱藏在毛衣下精壯的手臂繞過美芳的小腦袋瓜,兩隻大掌穩穩地撐住欲墜的貨品,世界瞬間寂靜,只剩恐慌的急速心跳聲,兩人同時定格,驚險一瞬間。

 

「你們在做什麼……?」悅耳的女聲帶著充滿驚訝的疑惑,從旁傳來。

 

「娜娜!」「娜娜姊姊!」兩人一起轉頭,看見如同石像面無表情的娜娜站在一旁,呆若木雞的看著他們。

 

「沒有、沒有,我跟青陽哥哥絕對沒有怎麼樣。」娜娜的表情非比尋常,美芳同樣身為女生,知道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就對了。「我我我……前面桌椅還沒有擦,我先去整理。」青陽哥哥,抱歉,無情無義的我就先腳底抹油溜了,你就自求多福吧,祝你好運。

 

娜娜看了看眼前擺著有如偶像劇男主角耍帥姿勢的青陽,又回頭看了看賣力擦著早已光可鑑人咖啡桌的美芳,她清秀鵝蛋臉的表情驀然地五味雜陳。

 

「亞諾有說過子楓其中一個興趣是對她壁咚。」娜娜的語氣太過平緩,跟往常高亢活潑的她形成極大反差。「沒想到,青陽你的興趣是貨架咚?」

 

「妳誤會了,我只是看到東西快掉下來了,所以才幫美芳撐一下。」青陽急忙解釋方才充滿曖昧的動作純屬意外。

 

「是嗎?可是我看你撐了不只一下。」她雙手懷胸,挑高著柳眉,看著到現在還雙手撐在貨架上的他,雙眼好似燃起一絲火苗。「到現在還依依不捨地撐著呢!」

 

「娜娜,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他快手地將貨品擺好,像被老師罰站的小學生,環抱著一包要補貨的咖啡豆,低著頭直挺挺地站在娜娜面前。「妳也知道美芳做事迷糊,個頭又小,我擔心她被砸到會……。」

 

「衛青陽!」她出聲阻止他繼續說明,身邊彷彿冒出熊熊烈火。擔心?哼哼,他有時間擔心美芳,怎就不擔心她會誤解?而且還用這麼愛意無限的姿勢擔心?他們交往也一陣子了,自己從來沒都被他咚過啊!這股怒氣她實在壓不下去。「你、討、厭!」語畢,她轉頭,帥氣走人。

 

「娜娜……。」青陽看著遠方消失在咖啡館門外的人影,無助的喊著。唉,算了,再十分鐘就要開店了,晚上再找機會解釋好了。

 

殊不知,青陽這個拖延戰術完全是個錯誤的選擇,讓娜娜的怒氣有如火上澆油,當晚起被回以不看不聽不說的無視兵法攻得他心亂如麻。看來,再聰明的男人,也摸不透女人的心思啊……

 

--------------------------------------------------------------------------------------

 

淡黃明亮的燈光,照亮兩張剛毅英氣的顏,眉宇間緊蹙著的濃厚憂鬱,如同繽紛油畫裡的一抹黑,印襯著俊美。

 

「唉……。」兩人再度齊聲嘆息。

 

「青陽,你這麼聰明,想得到好辦法嗎?」子楓眼好似寫著“S.O.S”看向青陽。

 

「暫時想不到。」青陽聳了聳肩,愛莫能助。

 

「我們怎麼辦啊啊啊?」他今天是特地來找青陽商討對策的,但這是連睿智的陽都解決不了的困難,看來他也只能舉手投降了。

 

Line~』清亮的鈴聲迴盪在館內,子楓從西裝內袋拿出手機,漫不經心地看著訊息內容。

 

Amy:總經理,您至泰國洽商的時間已確定。芭達雅主題水上樂園請您可於三日後啟程。機票將立即替您預定。』他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下,芭達雅啊……,這種冷冽的冬季,去那邊避寒數日再好不過了。嗯?避寒?或許他想到了什麼好主意了!

 

「青陽、青陽,我想到了!」他猛然抬頭興奮的喊道。「附耳過來!」

 

「什麼?」他將頭側向子楓,一臉不解。

 

子楓一臉歡欣地將自己的計劃向青陽全盤托出,青陽的嘴角越聽越發揚高,輕頷頭附和著。路旁充滿異國情調隨風曼舞的棕欖樹,陽光、沙灘、還有……比基尼,兩人想到此,腦內不禁浮現曼妙窈窕的身姿,哎呀,這個計畫好!這個計畫妙!這個計畫呱呱叫!子楓和青陽同時嚥了口唾液,相視而笑,就決定是它了。

 

--------------------------------------------------------------------------------------

 

遼闊的天空,可見起降頻繁的客機忙碌地承載著各式旅客。候機室正廣播著一架即將飛往曼谷的波音777乘客可進行登機手續。

 

亞諾玉手一伸,順手將隨身行李放置上方的置物箱內,惹得一旁空姐們連連驚呼“我替您放就好”、“好帥啊”、“我好像要暈倒了”,亞諾回以帥勁十足的笑容作為答謝,讓空姐們心裡又是一陣茫酥。

 

「亞諾!」她的肩被輕輕拍了一下,轉頭看見滿臉興奮的可愛臉蛋正衝著自己笑著。「妳怎麼在這裡?」

 

「娜娜!妳也在這!」居然在皇璽桂冠艙巧遇熟人,這是何等令人愉快的經驗。「我跟子楓要去芭達雅出差,妳呢?」

 

「好巧!我也要去芭達雅!」娜娜開心地說。「青陽參加集點活動抽中頂級雙人遊來回機票,所以帶我一起來。我就坐在妳隔壁耶!」

 

兩人一路開心地聊著這奇妙的巧合,討論初次搭機出國的愉悅期待,以及對目的地的美麗想像,快樂的氣氛讓機艙中好似飄滿了繽紛小花。但兩人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兩名俊美男子正偷偷地斜眼瞄著她們,內心竊笑著想:『YEs!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啊!』

 

--------------------------------------------------------------------------------------

 

「哇!!!」兩個女孩雙眸晶亮地看著眼前寬敞的五星級飯店房間,迫不及待衝到陽台眺望著湛藍的海,海面波光粼粼,有如藍寶石般閃耀動人,忍不住放聲驚呼。

 

「娜娜,這是亞諾的房間,妳的在樓下。」青陽倚著門,雙眼含笑出聲提醒。

 

「亞諾,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去拜訪水上樂園了。」看到亞諾恢復以往好奇寶寶的可愛模樣,子楓深深覺得自己這個計畫實在太高明了。

 

「喔……。」女孩一起失望地應了聲。

 

「晚點我工作結束再一起出去逛逛。」亞諾揉揉娜娜的長髮。

 

「好,我要吃香蕉煎餅、喝椰子汁!」娜娜朝著亞諾漾起一個甜笑。

 

娜娜可愛又率真,跟她相處有如夏季,熱情有活力;而亞諾貼心且帥氣,跟她相處好似秋季,爽朗並溫暖。兩人熟捻後,互視對方為姊妹〈偶爾像兄妹〉般親近,獨生女們有了情同手足的摯友,多了一人能分享女孩間的小秘密〈哪像小菁總是丟些外星人的詭異提議〉,真好。

 

--------------------------------------------------------------------------------------

 

海風徐徐吹動椰子樹,寬葉有如跳著草裙舞般搖曳。午後蔚藍的天空倒映在水面上,碧藍如黛,層波萬頃。

 

倏忽,遠方沙灘上一陣騷動,泳裝女郎們開始整理儀容、目送秋波,騷動的源頭便來自迎面走來的美男子二人組。陽光打亮有如雕刻般的俊秀容顏,精壯的手臂在身側點綴著兩片結實的胸膛,在此刻,恐怕連潘安再世也比不贏這樣的英姿挺拔。兩人隨後長腿交叉,臥躺在長椅上,慵懶地享受著南國的和煦,藏在漆黑墨鏡後方的眼有如鷹,悄悄環顧著四周的豐乳細腰,啊嘶,這裡是男人的天堂啊。

 

「欸,青陽,我認識你這麼久,怎都不知道你會參加什麼集點活動?愛情的力量真偉大啊。」子楓用手肘輕拐青陽,半調侃的說。

 

青陽在墨鏡後方的眼珠,忍不住翻了90度,這杜子楓最近智商大概又登出了吧。「我沒參加集點活動。但要擬制一份中獎通知,合理化約娜娜來渡假的原因,對我來說再簡單不過了。」他語氣無奈,杜子楓牌電腦作業系統很不穩,有事沒事就當機斷線,千萬別意外。

 

「哈哈哈,原來如此!」青陽果然聰明睿智,令人好生崇拜,還好他倆是青梅竹馬(?),否則他恐怕哪日被青陽賣了還不明所以。「這裡好多正妹,嘖嘖嘖,Nice body!不知道等等亞諾跟娜娜會穿哪種款式的泳裝。」

 

兩個大男人很有默契地望向遠方的海平面,藉著平和的朵朵浪花以隱藏著他們腦海中邪惡奔騰的想像力。會是可愛的荷葉邊二件泳裝,還是窈窕的貼身一件式泳衣呢?嘿嘿嘿……該不會真的是惹火的性感比基尼吧?

 

「你們在看什麼?」亞諾跟娜娜歪頭看著面無表情但卻嘴巴大開的他倆。

 

「沒、沒有。」急忙搖頭裝傻,將幻想畫面全部甩掉。

 

他們倆定睛一看,唉,想像力就是超能力,但超能力跟現實是無法結合,現實就是:高挑的那位穿著寬鬆圖T搭海灘短褲,嬌小的那位穿著粉藍雪紡洋裝。什麼穿泳裝的美好想像,不需要,丟掉。

 

咦,等等,這褲子會不會太短了點?整條穠纖合度的名模長腿在艷陽下有如玉石般優雅。還有,這裙子是不是布料不太夠?一雙白皙細緻的滑嫩美腳在細沙上好似珍珠般溫潤。

 

正當兩位男士看得雙眼發愣、唾液分泌、內心酥茫時,一旁金髮碧眼的高壯異國帥哥們也對如同天仙美貌的東方面孔十分有興趣,紛紛上前搭訕,像蜜蜂團團圍繞著兩朵美麗盛開的花蕊,女孩們見到這場面雙雙靦腆害羞一笑,並給眾人媚眼飛吻,讓在場眾男士狠狠倒抽好幾口氣。電影演得果然是不假,沙灘男孩,讚!

 

嘖,這群人是在怎樣?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是嗎?還有,這兩個女孩是在想什麼?男朋友在這裡還當眾放電!士可殺不可辱,女可看不可把!這兩位仙女,早已名花有主,是我們的女人!

 

「杜子楓!你做什麼啦?吃錯藥喔!」亞諾看著直接將她扛上肩打包帶走的子楓,忍不住捶著他的背喊道。她本來想問倒三角黃金比例的棕髮猛男是如何鍛鍊肌肉,身材居然能比翰昇還要粗勇。

 

「啊啊啊啊啊……人家還沒有要到金髮小哥的臉書啊……。」娜娜也被青陽霸氣扣住手腕拉離沙灘,含淚看著逐漸變小的帥哥團,嗚嗚,衛青陽為什麼要把她拖走啦,壞蛋。

 

『這兩個女人,根本欠修理!』兩名男士燃燒熊熊怒火以及醋意在內心狂吼著。

 

--------------------------------------------------------------------------------------

 

滿懷怒火的男子大腳踹開房門,無辜的衣帽架遭受無枉之災“砰”地應聲倒地,床邊的落地全身鏡也被震得嘎吱響。

 

「杜子楓,放我下來啦!」看到被波及的衣帽架,亞諾內心一抖,聲音也不禁弱了下來。

 

他猛然一甩,將她拋放到偌大柔軟的床舖上,雙手順勢一撐將她困在身下,緊盯住她的深眸血紅地似乎能噴出烈焰將她燒得屍骨無存。她突然感到有些害怕,現在的她活脫脫是被猛虎鎖定的獵物,隨時可能被生吞活剝。

 

「琵亞諾,外國男人很帥是嗎?巧笑倩兮是嗎?」他嘴角勾起惡佞的弧度,笑得很冷,冷得她心發寒。

 

「我媽有教,要感謝別人對我的稱讚,所以那只是感謝的表現。」觀世音、上帝、阿拉,誰都好,拜託快來救救她吧!

 

「拋媚眼跟飛吻也是?」挑高眉,看著緊張的人兒,主導權終於又轉換至他手上了。

 

「是…………是啊!因為他們稱讚很久嘛。」她快要被眼前的撒旦抓走了,救命啊!

 

「亞諾,妳好美。」他微低著頭,在她的耳際氣聲輕柔地說道。「美得像鑽石一樣耀眼,美得像黑夜裡閃爍的星,美得不像這世界上存在的產物,美得連環球小姐也不及妳一分一毫,美得我的眼中一輩子只容得下妳了。」

 

「謝謝你……。」一連串的稱讚攻勢,讓亞諾漾起甜笑。

 

「哼?我講這麼多只有謝謝?沒有媚眼或飛吻?」這是差別待遇,子楓不樂。

 

「那不然……這樣好了。」她羞著臉,飛快地往子楓的臉側輕吻。

 

「只有這樣啊?」她的輕吻如同一陣微風,將原本眸中的火燃得越發旺盛。「不夠!」他已經忍耐夠久了,這些日子的冷淡讓他難受,現在要加倍奉還。

 

他長指一勾,捧著她巴掌大的精緻小臉,毫不遲疑地封住她的唇。舌尖撬開她的貝齒,恣意在她口中掠奪著甜蜜。大掌緊抓,將她的雙手箝制於頭頂,另一手迅速地褪去兩人赤裸愛情之間的層層阻礙。

 

「妳,琵亞諾,只有我能愛。」他咬了口她的項窩,留下一朵嫣紅齒花作為所有權的烙印。「我,杜子楓,也只會愛妳。」

 

他將她攔腰抱起,她反射地將玉手環在他脖後,讓胸前柔軟緊貼著他的膛,珠圓玉潤的耳垂被含在口中逗弄著,她因為癢而逸出銀鈴般的淺笑聲。

 

他將她放在鏡前,扳過她的身,纖長的指從後方輕扣著她的頷,意圖讓她看清兩人現下最美麗撩人的模樣。他在鏡前用指尖輕輕撫過她水靈雙眼、紅潤薄唇、圓潤肩胛、小巧胸脯、水蛇柳腰、修長美腿,最後將指探入雙腿間神祕的三角聖地尋找生命泉源。

 

「寶貝,妳真的很美。」他在耳廓上落下羽吻,氣聲輕吐。「我一點也不喜歡巨乳,妳這樣剛剛好。」

 

看著反射倒影,他如火雙眸,豐滿的唇瓣在她的頸肩遊走著,壞手忙著擷取她的蜜泉,小巧飽滿上的花蕾被雙指微掐輕揉著,從體內不斷湧出的炙熱,讓她的臉蛋瞬間染上紅霞,有如扶桑般紅艷。

 

「嗯…….不要這樣……..好羞……。」她禁不起撩撥,咬著下唇,雙眼迷離地對著鏡中的他嬌聲喊著。可她如此秀色的模樣,以及已濕潤如泉的腿間,只讓身後的他越發勃揚。

 

燙人大掌握住細長柔荑,將其架在鏡邊微涼的牆面,望向鏡內高噘桃臀、眼神迷濛的搔心誘惑,結實的腰桿倏然突進,粗獷灼熱沒入她的身子,左掌心罩著一側柔軟,右手緊扶著欲斷蜂腰,伴著她的忘情嬌喘、氤氳淚眸,由慢至快一波又一波進攻著潤澤溫暖的緊密包容,最終濃情烈焰將兩人的靈魂團團燃燒殆盡,登入雲霄頂端。

 

雪白牆上的落地明鏡,映著的粉膚色交疊身軀,比芭達雅的向晚更加火熱,點亮歡愉的夜。

 

--------------------------------------------------------------------------------------

 

一抹粉藍的身影在走廊上蹲坐著,耳貼房門,小小的鵝蛋臉像波斯菊般桃紅。

 

她方才在大廳等了許久,原本與亞諾相約四點要來個海濱Women’s  talk暨下午茶之旅,殊不知到五點還不見人影,她慌忙地上樓找人,卻聽到門內可比杜比環繞音效的香豔刺激Live直播,喔喔喔,這聲音聽起來實在太激烈了啊!

 

「娜娜,妳蹲在這裡做什麼?」這娃兒表情不對勁,舉止也很奇怪,青陽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不解的看著。

 

「噓!你小聲一點啦!裡面正精彩耶!」她將食指擺在唇上,皺著眉輕聲告誡。現在進行到劇情最高潮的部份,要是被打斷,那可不是鞠躬道歉就可以解決的,可能連腦袋都會分家了啊。

 

「裡面正精彩?」這娃兒是不是剛在沙灘上曬昏頭,亞諾房內會有什麼精彩的?有表演也應該是晚上去秀場看,怎麼會是這裡?

 

他學娜娜將耳附到清涼的門板上,卻聽見裡邊傳來一聲更浪過一聲的嬌喘,還夾雜著男聲低沉的喘息。他將眼球往上翻轉90度,臉色突變,一陣青一陣白。這小妮子現在是在偷聽人家床笫情趣就對了?還聽得津津有味!剛剛的沙灘事件沒有給她一點懲罰,她現下就快要爬上天撒野了,看來這頑皮的小妮子得好好“再教育”一番了。

 

細瘦卻精實的手臂一撈,將眼前這個偷聽犯打橫抱起,快步離開佈滿情欲氛圍的走廊,只留下迴盪著的娜娜抱怨滴咕聲。

 

--------------------------------------------------------------------------------------

 

青陽眉頭緊蹙,將懷裡的娜娜趴放在潔白大床,左手壓上她的纖纖細腰,接著冷不妨“啪、啪”兩聲響徹房內,惹得她一陣怪叫。

 

「衛青陽!你為什麼要打我屁股啦?」她跳起身朝著他吼道。她又不是小孩,為何這樣修理她?可惡,臭雞蛋衛青陽!

 

「因為妳欠修理。」他冷冷地回應著她的火爆。

 

「哪裡?」她抬高了下巴,用鼻孔看他。

 

「第一、   名花有主還在海灘拈花惹草。第二、妳妨害別人私密的閨房情趣當娛樂。」他伸出修長的指,在她眼前比了個二。「不該修理嗎?」

 

她杏眼為瞪,不服氣地鼓著嘴「第一、我沒主動去招惹他們,是他們自己過來的,我們只是聊個天,才不是拈花惹草。第二、妨害秘密是要借助工具才能成立,我是直接趴上去聽,所以不算!」娜娜挺直腰桿,說得義正嚴詞、理直氣壯。

 

「歪理。」他雙手交叉於胸前,言詞帶有微慍。「做錯事竟然不反省。」

 

「哼,彼此彼此。」她繃著臉,學他將手環在胸口。這個衛青陽以為她是金魚腦嗎?她不提不代表她忘記他那日在店裡貨架咚了美芳。

 

青陽無聲地嘆了口氣,原以為在芭達雅這數日她又恢復從前有說有笑的模樣,當是消氣了,沒想到只是將疙瘩往心裡放,必要時再拿出來攻擊。他真的受夠了,少了娜娜行星圍繞的小太陽好孤單,他不想繼續體會這種寂寞。

 

「對不起。我錯了。」他決定放低姿態,改用“千錯萬錯都是他衛青陽的錯”攻勢。「那日是我不好,我沒顧慮到妳的感受。我往後會多加留心。」

 

「哼,你……你不要以為道個歉我就會原諒你!」她扁嘴撇過頭。雖然他現在表情很哀憐,像隻又濕又冷的小萌寵,可是她偏不看,她不要被當成好打發的女孩。

 

「妳有什麼願望嗎?如果我辦的到,我今天內能答應妳一件事。」進行攻勢第二步驟:主動釋出好康。

 

「真的?」她雙眼為之一亮,轉過身晶耀地望著他,什麼好不好打發,管它的,只要能滿足她的願望就行了。「不是哄我?」

 

「真的。」他忽然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背後一陣惡寒。

 

「你如果騙人就是小羊,不對,你本來就是萌寵羊,騙人就是毛毛蟲!」她最不喜歡毛毛蟲了,軟趴趴地到處蠕動,想到就起雞皮疙瘩。

 

「好。」幸好只是毛毛蟲,至少有蛻變為蝴蝶的機會。

 

「我想想喔。」她托著下巴沉思了好一會兒。「我還要再來一百個願望。」願望太多,只能挑一個太少了。

 

「唉……好。」這丫頭真的很精,難怪他老是敗在她手裡。

 

「第一個願望就是,學羊叫。」嘿嘿嘿,衛青陽,看我怎麼作弄你,直到我開心。

 

「咩~~~。」他看著挑高的天花板,無奈地應聲。

 

夕陽西斜,伴著房裡不時傳來女孩悅耳的笑聲。衛青陽活了27年,第一次體驗到古人說的『自作孽不可活』是什麼意思,挖坑給自己跳這件事要是傳出去絕對有失“睿智的陽”的格調,這楊娜娜還要不要他活啊……唉。

 

--------------------------------------------------------------------------------------

 

娜娜趴坐在床邊,看著面前累癱熟睡的青陽。她今晚要他模仿了幾十種動物,還像開演唱會般又唱又跳好一陣子,才好不容易消耗掉九十六個願望,最後因為捨不得他累,第九十七個願望是要他陪她吃一頓泰式海鮮大餐,第九十八個願望是讓他好好睡一覺。

 

「怎麼能有男生長得這麼漂亮?」她嘴角含笑,用食指與中指的指尖在他俊美的臉龐上輕快的漫步。「我的小太陽,連睡著都好耀眼。」

 

倏忽,細弱手腕被一把握住,床上的人兒慵懶睜開眼,擒著一抹淺笑,盯得床邊這位內心酥麻、雙腿發軟。他真的是妖孽啊妖孽。

 

「還不睡?」他迷茫微啞的嗓音迴盪在房內,讓她心頭又是一震。「上來。」他將身子往一旁挪了點位置,示意要她在空位躺好。

 

「這是我房間……。」她乖乖爬到他身邊,低聲咕噥著。

 

「不歡迎我?那我回隔壁房睡。」他作勢起身,卻被一股拉力壓回床上。他內心竊笑,推拉戰術,百試不厭。

 

「不用,在這裡睡就好。」雙臂緊緊圈著他,因為顧著吃醋、顧著冷戰,她已經好久沒有感受他暖暖的體溫,以及很好聞的特有男人氣息。

 

「這是第九十九個願望?」他壞笑。

 

「才不是!」鄭重否認!她拒絕把願望用在這種小事情上面。「我只是覺得你累了,還要走回房麻煩,姑且收留你。」

 

他伸手順了順她如瀑的長髮,寵溺地問著。「那妳想好第99個願望了嗎?已經11點了。」

 

她埋首他懷中,耳朵逐漸轉紅。其實她下午聽過Live後,腦海時不時會重複播放著那羞人的聲響,沒聽完真的令她扼腕至今。再想到許久前纏綿的夜、溫存的晨,邪惡的想法一瞬間統統湧入腦中。

 

「我想要體驗激情的感覺。」她羞赧地細聲說道。

 

「啊?娜娜,妳說什麼?」他抓了抓耳朵,他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我、想、要、體、驗、激、情、的、感、覺。」她放下自尊,豁出去在他耳邊喊著。

 

「妳確定?」至少這刻他很確定這小妮子學壞了。

 

「百分之一萬確定。」她水靈的眼堅定地看著他,但下一秒又因太過害羞而避開視線。

 

他揚起一邊嘴角,激情的感覺是吧?得讓他想想該從哪種入門才不會嚇著她。

 

先輕輕吻上她如雞蛋般光滑的額,再順勢含住她如櫻唇瓣,舌尖穿過瓠犀編齒,吮著她口中的柔嫩丁香。他邊吻著邊把她如公主般抱起,再將她放到一旁的絲絨沙發高腳椅上。他站在她面前,深邃的眸如狐妖般勾魂。

 

「青陽……。」她悄聲喚著他的名。「你喜歡美芳?還是喜歡我?」其實她需要的不是道歉,而是一個真心的答案。

 

「我喜歡妳。」輕啄一口她的唇,她是如此可愛純真,教他如何能不喜愛。「我還怎麼能喜歡別人呢?」

 

霎時間,她綻放比世上所有花朵醉人的笑靨,水眸彎成了兩道月牙,在他頰上印上她的唇。

 

「這裡只住著衛青陽。」她抓過他溫熱的掌心,貼在左胸口。「我也只能喜歡你。」

 

他捧起她清秀臉龐,將滿腔情意訴諸於一吻。滿地散落的衣物,是此刻最不需要存在的阻礙。綿長的愛戀,充盈了房內的每一吋,漫漫長夜,有彼此便不再孤寂,夫復何求。

 

濕熱的舌尖從嘴角輕劃過她白皙粉頸、骨感肩窩,停留在她胸口小巧彈潤邊來回繞著圈子,逗得她心癢難耐。她自己扭動了身子,讓殷紅蓓蕾得獲津液的滋潤。他炙熱的唇輕吮著這送上門來的珍果,另一邊則由修長細指在其上輕揉,像演奏鋼琴般優雅飛快地點弄著,讓她喉間溢出悅耳嬌吟。

 

桃花般的舌如微風吹過飄落至她平坦的腹,引得她清脆一笑。再一路向下,繞過濃密花叢,以口直接含住她的私密花園。

 

「不要…….,那髒。」她輕推著埋在她腿間的腦袋瓜,然而力量卻遭情欲禁錮,渾身無勁。

 

「不髒。」他倒發現這花園還殘留著她剛沐浴完的氣息,與她自體散發出的香氣交融揉合成魅惑人心的費洛蒙,令他心醉。「只要是妳,就不髒。」

 

舔上敏感的花芯,瞬間如同一陣電流深入她靈魂深處流竄,突如其來的酥麻令她不禁十指蜷曲,瞇眼迷濛,隨著他加速的逗弄,她體內如同燃起烈火,炙熱難耐,只能不停嬌聲喊著不成文的詞彙,直到她腦中好似見到白如雪的光。

 

將珍珠般圓潤的白皙美腿架至他寬獷的肩上,現下的她遠比牡丹嬌豔,更勝紅寶石璀璨奪目,使他灼燙的昂陽越發脹痛,他要她,現在、立刻、馬上就要。可想到上回她佈滿淚痕的模樣,他不經意放慢了速度,緩步進入幽深花徑。嬌柔身子接納了他的滿腹灼熱,染得她再次熾熱如焰,迎合他一次又一次的探訪,擺動著如枝纖腰,共赴洶湧浪花最深處的靜謐暗潮。

 

落地窗外,滿天星斗在深夜的空閃爍著,一瞬即逝的亮光拖著長尾曳過天際。第一百個願望:青陽、娜娜永遠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薰衣草

薰衣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憶婷(kikisu0806)
  • 從ptt轉過來的~
    果然真的很多高手有很多高手文
    這篇文真的是好~~
    原本看到中間的時候,內心還在浮現著畫面
    結果下一秒,娜娜就在偷聽~
    娜娜的個性,似乎真的比較"天"一點,好奇心也很重
    我看了很多小說文章,娜娜都差不多這種個性
    真的很特別!~對於亞諾跟子楓,真的只有杜子楓,駕馭的了亞諾而已
  • 哈哈哈哈,謝謝kiki大的讚美。
    娜娜才20歲,正是"天"真的年紀啊~XD
    也只有亞諾克得了杜子楓喔~^.<*

    薰衣草 於 2016/01/23 01:12 回覆

  • 憶婷(kikisu0806)
  • 剛剛上面沒有講好
    我是從PTT連線來的
  • 是香米!!!(握手

    薰衣草 於 2016/01/23 09:45 回覆

  • 初月
  • 剛剛好像沒有留言成功嗚嗚
    覺得太有畫面了好害羞喔喔喔>///<
    子楓佔有欲好強好像肚子餓很久哈哈(誤
    娜娜完全不害羞的直接門外偷聽嘿嘿
    好喜歡大大的文、感覺畫面好漂亮^_^
  • 子楓連在正劇裡也餓很久啊……都快把亞諾的嘴唇吃掉了!>///<
    娜娜不知為何很適合鬼靈精的形象XDDD
    謝謝您的稱讚~(飛吻

    薰衣草 於 2016/01/23 09:47 回覆

  • 米酒媽媽
  • 我真的不是重口味,我就是,本來想上來說我好喜歡薰衣草大的青娜線,感覺好對XDDDD然後不小心瞄到...天哪..

    不管是杜琵還是青娜,版大都寫的好棒,符合人設又火熱的完全合理XDDDD 不小心瞄到好害羞>///////<
  • 是米媽!!!是鼎鼎大名的米媽!!!(開心到腿軟)
    我其實杜琵青娜都很愛,只是最近轉以娜娜乾媽自詡,動不動就來出賣乾女兒這樣…(因為太污,絕不能當親媽,會被作墓碑塊)
    而且超級寒流來了,火熱床戲就一次開兩場,寒冬送暖!?XD
    引頸期待米媽新作!!!

    薰衣草 於 2016/01/23 09:54 回覆

  • 愛蜜麗的生活雜記
  • 雖然沒有PTT的帳號,但一直有在追薰衣草大在台劇版的文,很喜歡你筆下熱情如火的肚子與諾,也很喜歡從天上終於降落凡間的陽。我不會像米酒媽一樣說自己不是重口味(噗⋯⋯⋯⋯⋯)我真的吃超重鹹,哈⋯⋯⋯⋯⋯
    謝謝你分享,更期待你更多的創作
  • 謝謝愛蜜麗大的讚美~~~
    其實會來這邊留言的應該都吃很......妳我心照不宣啦,嘿嘿!(使眼色)

    薰衣草 於 2016/01/24 21:17 回覆

  • 米酒媽媽
  • 我看到了哦!!(EMILY太壞了XD)
    **
    被[鼎鼎大名]給驚到...別這樣說,一點也沒有的事,聽了超級不好意思的>/////<
  • 米媽的文在批踢踢很火紅呢!!!當然鼎鼎大名啊!!!(膜拜

    薰衣草 於 2016/01/24 21:17 回覆

  • 蘋蘋
  • hello~薰衣草大:我是一直在PTT潛水的倫~~但一直默默的跟隨著每一篇文,當然你的每一篇文都沒錯過,我可是妳這些隱藏火辣文的忠實讀者唷~~所以...可以請求一直一直給我們熱情如火的楓諾同人文嗎?謝謝妳唷^^~

    PS:悄悄的問一下,“我一點也不喜歡巨乳,妳這樣剛剛好”,這句是在噹東森新聞的那篇報導嗎?嘻嘻~~
  • 我寫到劇終為止~放心放心~~~至少一星期會有一篇啦XDDD
    PS.其實我沒有看到那篇報導,但...我個人推測劇中的杜子楓是貧乳控啦,不然怎麼會對Amy無動於衷XDDD

    薰衣草 於 2016/01/24 21:19 回覆

  • 淺水無帳號的香米關注者
  • 薰衣草大你寫的文真的戳中我了啦!
    寫的太好了~~
    期待新作喔^^
    對了,我也覺得那好像是呼應報導⋯
  • 謝謝讚美~~但什麼報導我真的沒有看過啦XDDD(只略知現實世界的少爺之前的緋聞對象都凶了一點~~~)

    薰衣草 於 2016/01/24 21:20 回覆

  • 悄悄話
  • sbenmomo1109
  • 娜娜蹲著偷聽的模樣…
    真的有畫面耶…
    謝謝妳…好喜歡…
  • 謝謝您的稱讚!!! >///<

    薰衣草 於 2016/01/29 21:33 回覆

  • Dolly
  • 甲重鹹的舉手☝
  • 原來我這裡是醬油缸,哈哈哈哈

    薰衣草 於 2016/01/29 21: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