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gVgql.jpg 

不咸山頂,在銀白雪地中,一抹月牙素影於風中佇立。

 

他生來好潔淨,皺了皺眉,將衣上的一點黑抖落。不知何時沾上的?他想了想,莫約是昨日至江南一遊不慎附上的吧。冷冽的風令他略略發寒,轉身走入屋中。

 

是夏,不咸山的夏並不燥熱,仍帶有些與涼意,銀白雪地化去大半,露出灰黑大地。他步出屋外,感受著夏季的暖陽,倏地,眼角撇見一抹異樣的潔白落在屋角,在黯淡泥地中挺立著。

 

這是什麼?他彎下身子看,白花並不稀有,畢竟不咸山的夏季花海遍地,可唯獨這花他從未見過。不似杜鵑繽紛,也非鳶尾美艷,更無百合濃郁,圓潤白皙的花瓣伴著舒心淡香,他忍不住湊近仔細看著這不屬於寒冷山頂的嬌弱。劍眉微挑,玉掌輕揮,一道細柔的聲音從花心散出。

 

「咦……?」從體內突然湧出的疑惑聲,另她微微一震,她竟能說話?

 

「妳是誰?」他的語調平淡,不帶任何溫度,若有,那也僅止於對於陌生植物的好奇。

 

「抹………………。」還未適應發聲,她只能用顫巍巍的稚嫩嗓子回應著他。

 

「抹禮?」這什麼植物,他歪著頭不解地思索著。

 

「抹………………。」她深吸了口冰涼的風,鼓起勇氣再次回應。

 

「茉莉。」他覆誦了一次,清亮柔和的嗓音迴盪在空氣中,她喜歡這個聲音,她喜歡他叫她的名。「蒸餾後可得花露,供製茶種香料及製茶之用。可茉莉多生於南方,不耐低溫,妳如何能在此萌芽生長?」

 

「不知道……。」當從黑暗泥土中醒來,她一心只想著要見見地面上的陽光,所以日以繼夜努力長大抽高,一回神,便已成為現下的模樣。

 

他看了看她,罷了,反正她長在屋外角落並不佔位,且過幾日應當會耐不了寒慢慢枯萎。他擺擺衣袖,轉身離去。

 

那時的他們並不知道,緣分的齒輪從這一刻便開始轉動……

 

---------------------------------------------------

 

那是她好久之後才知道的事情。

那日她能說話,是他賦予她微薄元神所致。

他,是一位謫仙。

但並未犯錯,係因他好恬靜,受不了天界的派系紛擾,自請被謫。

天帝見其無害,便准許其保留天仙法力,長生不滅。

 

「好看嗎?」她開心地轉了個圈,翠綠的衣衫上綴滿了白皙花蕊,夏季再度來臨,她模樣最美麗的季節。

 

「嗯。」他抬頭略瞥了一眼,便繼續往灶口搧風。

 

他原以為這嬌嫩的花在歷經數日地凍的苦楚便會歸土,不料因他賦予的些許元神所賜,她竟撐過了無數寒夜,還默默修練起了道行,數百年過去,她已能暫時幻化人形,惟法力尚淺,無法遠離不咸山頂。

 

他本性好靜,這朵茉莉學會說話後老是吱喳個沒完,他身邊多了些吵雜,但反常地他並不討厭與她嬌弱外表不太搭的活力十足的語調,也好,太靜會顯得寂寞。

 

「好敷衍啊。」她扁了扁嘴,蹲在一旁看著那人正忙碌著煮一些顏色奇特的飲品。「煮這些玩意兒能做啥?」,

 

「能喝。」他講話通常只說重點。

 

「可這明明沒雨露好喝。」她不解。

 

「我不是植物。」火力好似還不足,繼續搧。

 

「所以這鍋是啥?」

 

「玫瑰花茶。」他將淡紅色的茶湯,緩緩到舀入壺內。

 

「為何要用玫瑰?我身上明明也有很多花!」茉莉哪裡不好?哼哼。她一雙玉手圈上他的腰,將淡香撫上他身。

 

「改天。」這些年他已經慢慢習慣這花不只愛說話,還老是愛吃他豆腐,但她香氣宜人,嬌小的身子軟軟嫩嫩的,觸感不差,被吃豆腐尚能接受。輕輕啜了一口茶,還不錯,下次或許能加點蜂蜜增加甜味試試。

 

「又是改天……。」她滴咕著。「青陽,你明天要外出嗎?」食材櫃已空空如也,看樣子是他該出發補貨的時候了。

 

青陽,是她為他取的名。他為仙時無名無姓,但她說這樣沒辦法稱呼他,所以她認真花了三天三夜翻遍他架上的書冊,為他取名,雖然化為人形三天三夜讓她整整休養了把個月。“詩乎: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青陽宛兮。”青陽,謂眉清目秀,一如他也,她是如此說的。

 

「要。」

 

她點點頭,表示了解。遊歷各地蒐集食材煮茶湯是青陽的興趣,因此每隔不久他便會離家數日,帶著一些奇花異果心滿意足地繼續窩在灶房研究新口味。

 

隔日天未亮,他便出門了,屋角的那一叢茉莉略略迎風抖了抖枝葉,好似揮手為他餞行。

 

---------------------------------------------------

 

掌管中原地區風雨之紫龍與巡守天庭之貔貅相戀。

因其相戀而無心於公務,中原地區天氣由旱神接手掌管。

祂將烈陽與乾燥引入中原每一方地,

將濕潤的泥土烘燥,將被風吹亂的植物曬熱,榨乾所有水源。

自此終日炎熱不堪,作物不長,民不聊生。

 

---------------------------------------------------

 

渴,很渴,極度渴。

 

她已經忘記上一次飲水是何時了,莫約是兩年多前的春季吧。她看著自己身上染上大片焦黃的衣衫,她不喜歡這個顏色,非常不喜歡,一點都不美。她望了望四周,天色已暗仍能感受到強烈熱氣,大地盡是龜裂的痕跡,天池已成為天坑。青陽在如此燥熱的天氣在外地尋水,不知道是否安好。

 

遠遠一道月牙白走近,眼前細瘦的枯黃身影讓他眉頭緊蹙。她費盡力氣開心地向他揮了揮手,他只無奈地攤開空空如也的雙手,水,沒有,更不可能有任何食材。

 

「青陽,你可回來啦!」她高興地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還順“頭”在他胸口蹭了蹭。

 

「江南也沒水了。」這是他這兩年來探訪的第一百個地區,可所到之處只見塵土漫漫,一絲濕氣也無。

 

「沒關係,天熱,快進屋休息。」她動了動乾裂的唇,摟著他的臂,將他拉入屋裡。其實熱也無妨,沒水也罷,他是謫仙,本就不受外在環境影響,需要休息的應該是眼前這株小茉莉。

 

「人形太傷元神。」現在的她已太久未受水分滋養,枝葉虛弱不堪,經不起一點受損。

 

「可是人形比較好看。」她吐舌笑了笑。她想同他一樣,有手、有腳、有標緻臉蛋,而且這樣她才能觸摸他,感受他微暖的體溫。「我可是花,白皙柔膚、水靈大眼、尖挺直鼻、櫻桃小口,樣樣不缺,多美啊,我都愛上我自己了呢!」

 

「我明天再往南找找。」無視她的自戀,他現在只關心她的健康。水,他不需要,但是她生存的必要。

 

「你還是先歇會比較重要,我無妨。」她緩緩移到門外,半掩上門,露出半個腦袋瓜,漾起如嫣笑容。「天色已晚,早日安歇。要夢到我喔,而且要美美的。如果夢到沒穿衣裳,記得我身材可是前凸後翹喔,嘻嘻!」

 

掩上門的瞬間,她的眸裡失去了光亮。

能再見他一面,就夠了,她已別無所求。

 

清晨悄悄到來,魚肚白的光照醒了屋裡沉睡的人。屋外亮澄澄的陽光下,閃耀著金黃色澤卻了無生氣的的枯枝上,綻放著一朵素潔純潔的白花,紀念著她堅貞的愛情。

 

---------------------------------------------------

 

很靜,靜的連遠方走獸的輕步都能傳入耳。

 

日升月落,月復一月,年復一年,他不知自己在此站了多久,一身長袍日夜遭塵沙染黑、寒風撕裂,已不見當初月牙白的潔淨模樣。乾旱已盡,又是百花爭艷的夏,可他的心早已成一片荒蕪。

 

起床沒了她的問早,煮茶沒了她的聒噪,遠行返家沒了她熱情的擁抱,當一切被抽離,他才發現這不僅是習慣,而是一股依戀,依戀著有她在身旁的每一刻。看著手心輕捧著的永盛花蕊,從前她總抱怨他老是去採外面的花兒回家,卻從不摘她清芳的含苞,可她以後永遠也不會知道那是因為他捨不得折花時她會疼。

 

緩緩地,他走向早已佈滿厚塵的灶屋,修補不知何時崩壞的灶,默默地生火燒水。輕輕放入手中純白,淡黃茶湯入喉素雅芳香,他淺淺揚起一抹笑,這是他喝過最甜美也最苦澀的飲品,眼角低落的晶瑩伴著香盈滿室的溫熱水氣浸濕了雙頰。

 

他想她,可是如何才能再見她?僅消一秒,睿智的光映上了如星空般深邃的眸。

 

---------------------------------------------------

 

紅通通的身影風風火火闖進廂房裡,然而剎車不及撞上了另一個紅通通的身影。

 

「吼,妳做啥啦?」方才被星君警告完,正嚇地狂發抖的第3268號神使遷怒地吼著。

 

「師兄…….我完蛋了啦!哇啊啊啊啊啊…….。」女娃兒哭得聲嘶力竭,好似要將整個神使官舍哭垮的氣勢。

 

「妳完蛋?我才完蛋了。」他再度抱著頭,苦惱啊,早知道就不雞婆了,千金難買早知道啊。「我剛才被星君笑著恐嚇要將我調職去第9527號職務,你還能有我慘嗎?」

 

女娃歪頭認真想了一想,眼淚鼻涕都還掛在圓撲撲的臉上。「師兄,覺得差不多慘。嗚哇哇哇哇…….。」語閉,繼續放聲大哭。

 

「好了,好了,別哭了,到底怎麼了?說來聽聽吧。」遞上一條手絹,他無奈地看著這個愛哭的師妹,再哭下去別人當要誤會是不是他非禮她了。

 

「我有條線不見了……。」她擤去鼻涕,吸了吸鼻子。

 

「妳確定?妳生性迷糊,不定是忘在哪處了。」

 

「很確定,因為我才剛在房裡整裡完線團,抽了一條壓在茶盤下,打算晚點要去找姻緣簿新登載的伴侶綁線。」她用力抹了抹淚痕,語帶哽咽說著。「我中途有事去了大殿,不消一刻鐘,線就不見了,房裡到處都找不著。而且房裡有茉莉異香,定是有偷兒啊!師兄,我該如何是好啊?嗚嗚嗚嗚嗚嗚……。」想到此事被星君知道或許會被處罰得很慘,她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偷兒?神使官舍確實有過幾次遭竊的記錄,而且那些找不回失竊紅線的神使耳聞皆被星君罰得很慘,有人聽說現在還在深海替鮟鱇魚牽姻緣,想到此他不禁替他的小師妹背脊一涼。

 

「別哭了,走吧,師兄陪妳去找偷兒。」他無奈拍拍她的肩。

 

「上哪找?」

 

「偷走紅線還能上哪?當然凡間囉!」神仙精怪並不受紅線束縛,反正他為了收拾自個闖的爛攤子勢必要去凡間一趟,帶她一併去找偷兒,有他三不五時看照著她,避免這迷糊師妹又闖出啥大禍。

 

「我就知道師兄最好了!」女娃縱身一跳,給第3268號個滿懷抱。「我立刻去收拾包伏!」笑盈盈地蹦跳回房去,師兄最聰明可靠了,呵呵。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他原本亂開心一把的,但他到洗衣裳才知道,這女娃根本不是存心要抱他,只是想把眼淚鼻涕全抹在他身上,唉,這就是人不夠帥的悲哀……

 

---------------------------------------------------

 

呼,他生平第一次做壞事,原來做壞事真的會緊張刺激到心臟都快要跳出胸口了。他方才趁一個女娃神使不注意,偷走了一條紅線,這是他想到的方法,能再見她的最好方法,要是能將他倆用紅線串連,生生世世皆能再度相遇。

 

「謫仙,您確定要這麼作?」鬼差啃著蟠桃,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畢竟能作出這種決定的仙並不多,要犧牲的優勢太過龐大了。「後果我剛剛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您考慮清楚。」

 

「很清楚。」只要能再與她重逢,轉生為人失去所有法力與不老長生並不足惜,經歷生老病死也不足為懼。「事情替我辦好便是。」

 

「放心,拿人手短,在下可是信用佳口碑好,不信您可以去打聽打聽。」月老神使與旱神皆能作證,他辦事牢靠得很。「只需替一抹清魂綁上這紅線的另一端,簡單得很。」至少這次任務不用再偽造文書,而且拿到的蟠桃禮盒是兩千年前發售的限量珍藏款,可是有錢也搶不到的稀世好貨呢!

 

「嗯,麻煩了。」他向鬼差輕輕點了點頭,轉身投入輪迴,毫無一絲猶豫。

 

「又是一個被愛沖昏頭的傢伙……。」鬼差搖了搖頭,邊走邊大口咬了蟠桃,限量珍藏款果然優質啊,色澤、甜度、香氣、口感真的是一流中的一流,這麼好吃,以後吃不到怎麼辦啊?

 

---------------------------------------------------

 

一雙纖長玉手正忙著在咖啡壺繞上一圈圈熱水,沖泡出濃郁誘人香氣。

 

「好香的咖啡味。」她喜歡有香味的飲品。「可以請我喝嗎?」她眼睛閃耀著晶亮的期待看著他。

 

眼前這個女孩,長髮如瀑、雙眸似水、唇紅同桃、笑靨勝花,而且還很不懂得何謂害臊。他沒見過她,可是有股熟悉感襲入腦海,微微皺了眉,他從未體驗過這種奇怪的感覺,但他不排斥。

 

「這味道帶一點鮮明苦味,還有濃郁厚實的炭燒味道,是曼特寧。」她好似參加益智節目的小學生,開始興奮地猜起咖啡口味。

 

他斜眼瞟了她一眼。哼,答錯了。

 

「但是這個香氣中,又帶有一點點酸味,是巴西。你煮的是曼巴?」她自顧自的分析著。「曼特寧強烈的風味,還有巴西甘醇的口感,很不錯的組合耶,你很有Sense喔!」

 

哼,不用說,他本來就很有Sense,可惜又答錯了喔。他不顧身邊炙熱的貪吃眼神,輕柔的斟了一杯濃郁。

 

「看你的手感,應該是咖啡玩家吧?我也是耶!既然我們都是咖啡同好,那這杯咖啡就請我喝吧!」

 

他悄悄地將咖啡挪往自己,面對這個不知道害臊為何物的女孩,他還不知道怎麼與她應對。

 

「拜託嘛……不然我付錢給你,我不會白喝的。」她扁扁嘴,這咖啡香氣宜人,喝起來風味一定絕佳,真的好想喝喝看。

 

她聰明的小腦袋瓜突然閃過一絲好主意,她趁著跟他分享自己的秘密,而他正聽得入迷時,一把拿起咖啡杯啜了一口,只見他滿臉的錯愕與懊惱。咖啡入喉,她忽然驚覺自己方才的分析有著多大的謬誤,不是巴西,是藍山!有著曼特寧強烈的口感與藍山柔順回甘的餘韻,她從沒喝過這麼好喝又特別的咖啡,她今天是不是遇到咖啡之神了?

 

「妳看起來也是懂咖啡的人,我那一杯咖啡,不算糟蹋。」他提著物品,頭也不回地離開。

 

睿智的衛青陽今日居然會敗在一個青澀的女孩手上,他忍不住搖了搖頭,這件事傳出去還得了?但他不知道的是,他這輩子跟這女孩的較量早已註定會是場場敗仗了。

 

---------------------------------------------------

 

一個和煦的冬日午後,美芳躲在八塊畫室的角落翻閱著醫學雜誌,用螢光筆圈劃著重點。

 

「美芳,妳在做什麼呢?」

 

「天叔!」她急忙將雜誌藏到身後,卻不小心落了一本在桌上。

 

「醫學雜誌?」天叔順手翻了翻內頁,發現螢光筆註記的地區皆與骨科相關,抬頭看著美芳,眼睛裡有著藏不住的憂心與失落。「妳也知道了?」

 

「我是那日您與青陽哥哥在談話時,碰巧在門口聽見的。天叔對不起。」她向天叔鞠了個躬,偷聽是不對的行為,一定要道歉。「娜娜姊姊對我很好,常會買對面夜市的點心請我吃,所以我想要默默為她盡一點心力。」

 

「美芳,妳真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沒讓天叔白疼妳了。」天叔伸手拍了拍美芳的肩,擔憂的眼裡閃過一絲欣慰。「天叔有事,出去一趟,店就給妳顧了啊!」

 

美芳看著天叔見見遠去的身體,腦袋正快速的整理著思緒。

 

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她在凡間苦尋了十多年,最後還是她家師兄發現她在找的那人竟是他苦心守護的杜子楓情同手足的好朋友──衛青陽。

 

她學習她家師兄的伎倆,化身為人埋伏在衛青陽的周遭,不知不覺地保護著青陽與娜娜的姻緣,畢竟要是紅線出了問題,那便是保管者的責任,星君絕對唯她是問啊!!!

 

娜娜的骨癌復發,讓鮮紅欲滴的線透出一抹黛,小神使深知這絕對不是好現象,要是黑到發亮那她日後就得像她師兄一樣頭痛了。

 

可是該怎麼阻止呢?她腦袋不太靈光,所以她只得學人類上網GOOGLE、翻遍各大醫學雜誌找尋骨科名醫,結果至今沒有太大進展。唉,要是華陀仙師再世就好了。咦……華陀仙師?對吼!她先前怎麼都沒想到?他醫術精湛,無人能及,一定會有好法子救娜娜的!得趕緊去找他請教請教。

 

美芳看了看四周空蕩蕩的座位,反正今天生意不怎麼好,不管啦,作正事要緊!一眨眼,八塊畫室已關上大門熄了燈,美芳的身影也憑空消失。

 

一片雕花木版在門上隨風輕盪著:

『八塊畫室今日因故休館,請擇日再訪,若有不便敬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薰衣草

薰衣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是青娜文。請繼續啊!
  • 謝謝支持! :)

    薰衣草 於 2016/01/16 13:43 回覆

  • Bailey
  • 這篇真的好美好美好美~
    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好羨慕你多變的文風。
    可以如此悠古般的浪漫,也可以很"早安吾愛"。
    給你很多很多的讚!!!!
    Love You (^^)
  • 謝謝Bailey大的稱讚!>///<
    我也愛妳~~~(雙手比心)

    薰衣草 於 2016/01/16 20:07 回覆

  • sbenmomo1109
  • 好喜歡這樣一層一層一代一代的輪迴哦…
    表示是真的有緣吧…
    好好看…我也好愛…
  • 其實是因為我個人也很喜歡輪迴梗,生生世世相遇相戀,超浪漫的(捧臉)

    薰衣草 於 2016/01/21 22:33 回覆

  • Dolly
  • 有新貨嗎?好期待!想要18
  • 新貨要等等啊~最近有點兒忙碌!請耐心再等等!>"<

    薰衣草 於 2016/01/21 22: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