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65826_1241254475889173_196460731743899440_o.jpg  
早晨的和煦陽光,透過窗簾的隙縫溜進了屋內,照耀一室清亮。

 

床上的嬌小人影拉長身子,翻了個身,搭上了一旁不屬於枕被觸感的溫暖,她揚起嘴角甜甜笑了笑,悄悄湊近觀察著熟睡的他。濃長交疊的睫、筆直高挺的鼻、紅潤如櫻的唇、稜角分明的頷,她在內心不斷驚嘆著眼前的景象好美,活脫脫像是阿波羅再次現身人間。

陽光照上他的臉,刺眼的光令他忍不住皺了皺眉。感受到身旁射來強烈的眼神,他睜開眼,第一眼便見她托著腮滿臉笑意地望著自己。

 

「早安,我的小太陽。」娜娜歪著頭微笑的說。

 

「嘶……」突然一陣劇痛朝他的頭襲來,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你還好嗎?我倒點水給你喝。」看到他緊皺的眉間,她抓著棉被的一角,坐起身拿起床邊的水壺倒了一杯水遞近他的唇,他宛若乾渴數日般一飲而下。「慢慢喝。」她伸手輕輕順了順他的背。

 

水的涼意稍稍沖去他的痛楚,一抬頭見到她滿是擔憂的眸子。「沒事,我好點了。」好像什麼地方不太對?仔細一想,他人怎會在她房內?定睛一看,娜娜佈滿殷紅齒花的赤裸肩胛暗示著淺灰棉被內的一絲不掛。青陽方才消逝的頭痛瞬間再度攻占他的腦袋。

 

「完蛋了……」青陽扶著額,努力回想災難始末。

 

「嗯?又痛了嗎?」娜娜著急的伸手揉了揉青陽的腦側,殊不知正巧對上一雙如星空漆黑卻閃耀的雙眸。

 

「娜娜!」低吼著她的名。他想起來了!眼前這個該死的小妮子!他的星眸映著她粉膚色的身影,還伴著一點微慍的……欲望。

 

---------------------------------------------------

 

好高興,自從她開始對抗身上的壞小癌後,好久沒有玩的這麼盡興了。要不是子楓邀請大家參加亞諾的26歲生日派對,她大概又會被那對師徒檔關在家裡喝一大堆補湯、吃一大堆養身食品,他們都不知道那有多難下嚥,而且她天天宅在家都快要化成一朵香菇了!總之她現在很開心,能夠踏出家門玩耍實在太開心了!

 

「娜娜,別喝太多。」青陽看著眼前眉開眼笑的人兒,她笑容燦爛得都快化成向日葵,忍不住出聲勸戒。

 

「不要緊張啦,這才第二杯。」娜娜將顏色繽紛艷麗的杯中物一仰而盡。「酸酸甜甜好好喝……可惜等下換場去KTV了……」她依依不捨地看著吧檯,嗚嗚嗚,今天是她第一次喝TEQUILA SUNRISE ,美得好像真的日出,而且味道真的很棒,好想再多喝一點喔。

 

正當她伸手欲拿第三杯時,一抹淺膚從旁竄出,搶先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且在她還驚愕著酒杯怎能瞬間移動尚未回過神時,迅雷不及掩耳地將吧檯上所有雞尾酒倒入他的紅潤薄唇中,一滴不剩。

 

「衛青陽!」吼,他好過份,全部喝光光,都沒有留一點給她!

 

「走了,去唱歌。」他大掌往她纖細手腕一抓,把她帶離萬惡的吧檯。她身體尚未痊癒,還經不起這麼多酒精的刺激,但這傢伙剛剛一口氣點了五杯,他若不這麼做,剛剛所剩的就會被她全灌進嬌弱的身子裡。

 

她扁了扁嘴,嗚嗚嗚,TEQUILA SUNRISE 再見,她會想念它的…...

 

---------------------------------------------------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我的小青青~」不成調的旋律迴盪在深夜空曠的街道上,演唱者臉紅噗噗的,小手不斷在空中比劃揮舞著。

 

「娜娜,小心點。」他轉頭看了看背上的人兒,用力娜了挪稍麻的手,將她一雙如玉簪般的雙腳緊緊勾住。現在的她就像是陶瓷娃娃,他深怕一個不小心便把她摔碎了。「要妳喝少一點,就不聽話。」這娃兒在樂園時因為他的眼尖手快只喝了兩杯,可一到KTV廖廣超不知從哪變出了一堆啤酒、馬格利,還有一罐讓在場所有女生〈不包含琵亞諾〉都忍不住捧臉尖叫“好美好夢幻”的限量櫻花清酒,結果他才剛唱完一首,她就已經醉醺醺地在後面調戲鳳姐。還好叔這幾天因為一些要事去了花東一趟,要是叔在場的話,他很難想像叔看到會有什麼反應。

 

「青陽,我的小太陽……」她將臉緊貼著他的背蹭了蹭,感受著他透出襯衫的微溫。「不只會煮咖啡、會彈鋼琴,還很會唱歌……呵呵……愛就是Love More,愛不就是Love More~」她的小太陽好厲害呢!清亮溫柔的嗓音,時而柔情時而激昂的歌聲,讓她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天籟美聲。她不自覺哼起了方才青陽在KTV唱的其中一首歌,她最喜歡這首了。

 

「走音了……」他微微的揚起嘴角,淺淺一笑。無妨,反正她的聲音細嫩清脆,即便走調也不影響她的可愛。

 

他背著她一步步緩而穩健地走著,微涼的夜很安靜,只有滿天星斗及她的歌聲伴著他們一起回家。

 

「娜娜,到了,下來吧。」他蹲下身子將娜娜坐放在淺灰的床鋪上。

 

「不要!你的背暖呼呼的,我不要下來!」一雙纖細蔥白緊緊圈住他的頸,雙腳也不忘勾住他細如柳的腰,像隻無尾熊緊緊抱住名為衛青陽的尤佳利樹。

 

面對黏巴糖娜娜,他只能無奈地拍拍她的手背。「娜娜,不要鬧了,妳該休息了。」雖然被她緊緊貼住很暖,但他更在意她的身體受不受得了晚睡的折磨。

 

「明明醫生就說我已經治癒了!」她鼓了鼓紅噗噗的頰,不開心的說。「壞小癌已經被趕跑了,你跟爸不要老是把我當成病人好不好?」

 

「可是醫生也說了妳大病初癒抵抗力欠佳。」

 

「我每天都喝一堆黑抹抹的補藥湯,吃一堆怪味道的養身錠,我現在健康得像頭牛!」她作勢用頭撞了撞他的背,測試她腦袋瓜的堅硬度。

 

「我沒看過需要被人背回家的牛。」

 

「我明明可以自己走,是你硬要背我!」

 

「有人剛走沒兩步就踉蹌了,要是自己走回家不掉水溝裡才怪。」面對她的指控,他搖搖頭,平靜的回道。「到時出動消防隊搜救,妳就紅了。」

 

「不管啦,反正我、不、要、下、來!」她決定要效法鱉的氣勢,除非天崩地裂,否則這隻小綿羊的背是她的,她絕不輕易鬆手。

 

嘆了口氣,喝醉的人難以理喻,他也懶得多費唇舌,直接使勁將綑綁住他的手腳剝掉,迅速抽身,快步走出門外,轉身關門,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嗚嗚嗚……」

 

房內傳出嚶嚶哭聲,好似哭的心腸寸斷,一聲聲傳過耳際。想起上回他誤會娜娜對叔態度惡劣,他忍不住大吼,要求她向叔道歉,她那幾日傷心欲絕的委屈眼神,胸口不禁揪緊了起來。唉,他決定投降。

 

「怎麼哭了?」他輕輕帶上門進入房內,蹲在床邊看著哭成淚人兒的娜娜。

 

「衛青陽,你一定不喜歡我了。」她扁扁嘴,看了他一眼,眼淚又嘩啦啦地像雨珠落了下來。「我上次跟你告白後,你只說過一次你喜歡我。」

 

「喜不喜歡一定要說出來嗎?況且,這跟妳哭有什麼關係?」女人心海底針,他不解。

 

「有關係!很大的關係!」她的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大圓。「如果你喜歡我,你就不會把我這麼用力地拔開,我的手都被弄痛了。所以你不是真的喜歡我。」她高舉秀出手腕上微紅的握痕,證明自己此話不假。

 

「對不起……很痛嗎?」他緊緊皺著眉,看來是剛剛太急了,力道沒拿捏得宜,抓紅她了。

 

「痛,要呼呼。」她用力點了點頭,將手遞向他的嘴畔,娜娜很清楚,對她而言青陽的安慰是萬靈丹,難熬的骨癌療程因為他的陪伴所以撐過來了。

 

他握住她的手,朝著微紅的印記吹著氣。她吸了吸紅紅的鼻子,看了看青陽,漾起一個壞壞的笑容,一個轉身跳躍,再次巴上他的背,還不忘將眼淚全蹭在他襯衫上以示復仇。

 

「唉……娜娜……」他無可奈何地看了看天花板。「我要怎麼作妳才肯早點休息?」

 

「簡單!一起睡覺吧!」她指了指眼前的床,繼續壞笑。「聽說亞諾跟子楓一起睡覺好多次了,每次都能只被他們閃了又閃,我不服氣!我們不能輸!」

 

「連這也能比賽?」他開始相信醉後大丈夫那些劇情所言不假,喝醉的人完全沒邏輯可言。他又嘆了今晚不知第幾次的氣,睡就睡吧,大不了趁她睡著再開溜。

 

青陽輕柔地將娜娜放到床上,他順勢側躺在旁,拉起被子把娜娜裹的密不透風。

 

「睡進來一點,不然會掉下去喔,很痛的!」她往一旁挪了挪身子,拍拍床中央。

 

他溫順地移動了點距離,她扁了扁嘴不太滿意,直接玉手一撈,把人直接撈到身旁,緊緊抱著,小腦袋瓜不忘往他懷裡埋去。呵,小太陽牌人體暖暖包,好舒服。

 

時間緩緩流逝,娜娜平緩的呼吸在青陽的胸口規律地起伏著。

 

其實他現在身體不太好受,頭昏昏沉沉有如千斤重,但為了安全送她到家,用意志力強打起精神。方才他為了這不知分寸的娃兒,灌了三杯TEQUILA SUNRISE ,還喝了杜伯從茶具袋中拿出來的端午節金門高粱,他覺得自己現在渾身流竄的不是血液,而是酒精。

 

他悄悄地後退,小心翼翼不驚動睡夢中的人兒,打算去樓下喝杯咖啡舒緩頭痛。一抹蔥白倏地抓住他的手腕,水靈的雙眸晶亮地望著他,眼裡盡是不悅。

 

「我就知道你會偷溜。」她生氣,哼哼,他以為她真的睡著了嗎。「你果然沒有這麼喜歡我。亞諾跟子楓都會穿情侶裝、一起打球、一起看聖誕燈會、一起兜風、一起燭光晚餐,做了很多很多浪漫的事情,可是你卻連陪我睡覺都不願意。」

 

「我們有一起去醫院。」他淡淡的回。

 

「那是為了要對抗壞小癌,一點都不浪漫!不算、不算!」抗議,強烈抗議,醫院才不是正常的約會場所。

 

她杏眼圓瞪火大得直哼氣,他則面無表情地看著小醉鬼發怒。忽然青陽眼前一暗,紅潤薄唇被覆上一抹濕潤柔軟,他完全沒有時間反應。

 

「衛青陽,我愛你。」她直球告白,然後吻住他的唇。

 

「娜娜!?」他嚇得退離床舖,一臉震驚。「妳醉了。」

 

她默默低頭淚眼婆娑,小太陽果然沒有這麼喜歡她吧……不然怎麼會排斥她的吻?該不會他的喜歡是基於對她的同情,因為現在已經痊癒,所以不用再喜歡她了?

 

「青陽,因為有你,我才有力量對抗壞小癌,才有現在活蹦亂跳的楊娜娜。可是你可不可以試著認真地喜歡我一次?」她吸了吸鼻子,胡亂抹去眼淚,抬起頭定定的看著總是令她摸不透思緒的他。

 

他未予回應,應該說他現下無法回應,他現在思路混亂,非常混亂,酒精、意志力與娜娜突來的表白三方正在腦中大混戰。他揉了揉腦側,頭痛,非常痛。

 

「妳早點休息吧,有事情明早再說也不遲。我先回房了。」他壓低了聲音,轉身朝門走去。

 

粉紫身影閃現面前,強勁地一把將他推回床上。她毫不猶豫撲躺在他身上,捧起青陽稜線分明的臉再次攻佔他溫熱的雙唇,她愛他,無庸置疑,也不許他逃避。

 

青澀的吻逼退了他僅剩的意志力,酒精與告白正式宣告結為同盟,睿智的陽體內隱藏著的那頭黑豹,正漸漸甦醒。娜娜並沒有發覺身下青陽眼神的轉變,仍不停地輕啄著他的唇,畢竟是初吻,她所會的技巧也就這麼一百零一招。

 

他雙臂驀地將她細如花梗的腰束緊,扭身一轉,反將她壓制在下。她微微一愣,小手緊扣住他的後頸,深怕他又逃離她真摯的愛。

 

他反咬了一口她柔軟的唇瓣,霸道的舌撬開貝齒,肆意地在她口中探索。她什麼都不懂,只能傻楞楞地讓他隨意擺佈,體驗著他異常狂烈的攻勢。霍然,小掌下傳來火熱觸感,青陽不知何時已褪去襯衫,炙人的體溫隔著單薄的粉紫針織衣熨著她每寸肌膚,讓她不禁羞紅了臉。

 

他反手撥去她頰上礙事的髮絲,低頭從她光滑細緻的額落下無數綿密細吻,慢慢從眉心吻到鼻尖,再到圓潤的耳珠,最後風馳電掣地褪去她的上衣,手心輕揉著她的小巧彈潤,在玲瓏白皙的鎖骨種下朵朵嫣紅齒花,不忘順勢拉起棉被將兩人團團包裹。

 

「楊娜娜……」他在她耳畔低聲吼著,如同暗夜中黑豹進擊前的咕噥。「妳已經錯過了全身而退的機會。」

 

---------------------------------------------------

 

現下的他好灼燙,煨出她一身薄汗,她身子染起薄暈色澤顯得無限嫵媚,烙在他眼裡,風情無限。他舔拭著她頸子中央,察覺到她吞嚥津液的緊張滾動,起身再次給了她一個地轉天旋般的深吻,她喜歡他的吻,感覺自己像融化在他嘴裡。

 

他瘋狂吮著她的每分每寸,她被這炙熱的情慾震驚了,但他勾人的媚眼、線條分明的精實肌理,火熱地點燃她對他的愛戀。他含上她胸前的殷紅蓓蕾,如品嚐全世界最稀有的珍果,用舌尖輕輕來回繞圈撩動著,燃燒般的唇燙得她湧出聲聲嬌嗓淺吟。

 

他的纖長手指,帶著文火,滑進她柔軟腿間,她繃緊了身子,不知如何反應,連呼吸都開始紊亂。幽深的花徑泌出無盡花蜜,使他不自覺加速著探索的速度,初經人事的她禁不起如麻的撩撥,獻出了所有花液。

 

緊咬著的桃花紅唇、迷濛氤氳的眸子、潮紅如牡丹的臉龐,一一映入他的眼簾,一個男人能夠承受的也就這麼多了。

 

「我也愛妳,很愛妳。」他用滿腹壓抑的聲音回應著她剛才的不實指控。

 

她眨了眨眼,她沒有聽錯吧?剛剛她的小太陽是開口說愛了是嗎?她想開口,卻只能發出嚶嚀,因為他又再次攻陷了她的唇,他愛這甜膩的味道,可以愛一輩子。

 

正當她沉浸在他懾人誘惑的吻,猛然一股撕裂劇痛傳來,他侵佔了她甜美的私密。她眉頭擰蹙,嬌小身子耐不住突來的疼,淚珠潸潸落下。

 

察覺到她的難受,他心揪成了一團。他輕吻著她眉心,細長的指連忙撥去她臉上的淚痕。是他太急了,他真的忍不得她疼。

 

漸漸痛楚褪去,她覺醒的燥熱欲望從身下那人的滿脹昂揚一寸寸流竄而上,她回吻了他,遍佈紅霞的臉給了他淺淺羞澀微笑。他了然於心,忍耐夠久的狂熱開始在她身體裡放縱纏綿,而她只能不自覺將身子交付予最原始的反應,隨著他的挑動翩翩起舞,一起迎接令人窒息卻甜蜜的浪潮一波一波襲來……

 

被褥中的熾熱,溫暖冬夜,如炬醉眸化作天空星辰,光耀動人。

 

---------------------------------------------------

 

他覺得自己性命會有安危,要是讓叔知道寶貝女兒被徒弟吃乾抹淨,他會不會被作成消波塊?或者是直接人間蒸發?不對,叔前幾日在跟鳳姐聊天時說好希望快點抱孫,所以他比較可能被叔五花大綁推入“娜”坑。頭痛,非常痛。

 

「青陽……」她伸指戳了戳他結實的手臂。「你是在生氣嗎?」

 

「對。」

 

「氣我喝多了?氣我說愛你?氣我親你?還是……氣我跟你……」她扁了扁嘴,雖然全身酸得像快要散了,可她一點也不生氣,反而還很懷念昨夜狂熱如火的溫存。

 

「氣我把持不住。」唉,如果嘆一口氣會少三秒鐘壽命,他覺得這兩天他應該已經少了整整一年生命了。「我應該要保護妳,而不是傷害妳。」想到她昨晚因疼而落淚,他又嘆了氣。

 

「雖然一開始是有點不舒服……可是我心裡覺得很暖和。」她吐了吐舌,紅著臉說。「而且你還跟我告白,我真的好開心好滿足,嘻嘻。你不要氣了好不好~?」她眼睛笑得彎彎,幸福洋溢藏不住,想到昨夜青陽那句低聲的我愛妳,她已經心滿意足。一雙柔荑勾住他的臂,腦袋瓜在肩胛上蹭磨著,像隻撒嬌的小貓。

 

「只要妳開心就好。」看到她有如春花盛放的笑容,還能說什麼呢?他揚起嘴角,寵溺地揉了揉娜娜如瀑長髮。

 

「青陽,如果你再做一件事我會更開心喔!」她圓亮大眼閃閃發光,隱約藏著一股淡淡邪佞。

 

「什麼?」如果不要太過分,只要能讓她開心,他什麼都能答應。

 

她露出編貝排齒,咬著唇壞壞一笑。「我想要……再來一次。」她湊近他耳邊,羞紅著臉輕聲說道,如同甜膩的糖果。天曉得昨晚的他有多麼魅惑人心,多麼秀色可餐,多麼令人垂涎欲滴,她的三魂七魄全屈服在他雕刻品般的美麗身子下了。

 

「妳喔……」真是敗給她了,不過算了,反正他也從來沒贏過。低頭吻上她如蜜般的唇,他笑眼彎如月牙。「娜娜,早安。」

 

豔陽普照,天高氣爽,咖啡館的門上掛著一塊雕花的木牌:

『八塊畫室今日因故休館,請擇日再訪,若有不便敬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薰衣草

薰衣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Bailey
  • 我的天,我的地!!!!
    我的小清新 ...
    就這樣被你污了~~~
    這一篇真的讓人太害羞了!!!
    你的標題要不要加個[限]?
    否則青陽少女粉進來看應該會山明水貴啊!!!

    雖然很害羞,但我卻全部看完,而且還看到一直笑...一直笑,
    又一直很害羞很害羞,但又一邊看一邊笑 (我瘋了...)XDDD
    莫非,我也想早一點抱孫子 XXDDDD。
    (我現在在猶豫要不要 推這篇文...。真的很有趣的文,但我擔心我部落格讀者的心臟不夠強...)
  • 哈哈哈哈...其實這篇文是發給批踢踢的香米們看的,
    批踢踢文章裡已經有警告成年吃重口味的再點啦~~~
    少女粉點進來看那就...嗯...
    反正市面上言小尺度也很開的啦,啊哈哈哈!XDDD
    不過真的很謝謝您喜歡這篇文章,其實我也很想早點抱孫啊!!!>///<

    忘記說,我也好喜歡您的三大家族,超有趣的,讓我看完心情超好!!!

    薰衣草 於 2016/01/12 12:22 回覆

  • angel hsu
  • 感覺把青陽外冷內熱的個性寫中了。只因遇到了命定的那人,才能點燃冰山下的火種。
  • 非常謝謝您的稱讚!!!
    希望您天天順心~~~ :)

    薰衣草 於 2016/01/13 10:00 回覆

  • ppp1028
  • 期待新文章~
  • 謝謝。 :)

    薰衣草 於 2016/01/13 21:24 回覆

  • sbenmomo1109
  • Bailey~~我推了…(>///<)
    如果…
    我不是在公司…
    我一定會尖叫…
    如果…
    我手邊有棉被…
    我一定抓起來用力咬…

    好想看真人演出啊…
    好想看小清新轉大人啊…
  • 謝謝您的喜愛,但千萬不要咬棉被,棉被是無辜的,咬吐司就好了!(遞吐司)

    薰衣草 於 2016/01/21 22:31 回覆

  • Bailey
  • 4樓的毛兒大大....
    你推了!! 給你按讚。
    我在作者的FB按讚。
    你尖叫? 你尖叫??你尖叫??? XXDDDD

    這篇真的...,作者太厲害了啦~
    小清新粉都想看真人版了...
    我沒有棉被,只有手帕,
    是要幫員外我擦口水用的。
    我才是那匹大野狼!! XDDD
    再給作者讚讚讚!!!
  • 謝謝Bailey大不嫌棄我亂污小清新...其實我很怕出門被圍毆啊...>///<
    大家一起當大野狼,推倒小清新吧!!!(擦口水)

    薰衣草 於 2016/01/21 22:32 回覆

  • 御
  • 讓我期待有真人版的演出,
    寫的好棒,人物都好貼切,
    讓我邊看邊幻想兩人的慾火情境
  • 小琦兒
  • 你寫的真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