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1791_1241254709222483_6167861625894816283_o.jpg 

12513815_1241254625889158_6563641083164117407_o.jpg   

今天,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

在歷經了9490天幾乎沒親沒友的時光,

琵氏一家三口,終於在今天迎來燦爛的光明。

 

「亞諾!亞諾!」琵媽語句中滿溢壓抑不住的興奮,搖晃著床上睡到不知幾重天的人兒,琵爸則是快手地將窗簾一把拉開,讓溫暖明亮的早陽照入房內。

 

「嗯~?拔......做什麼啦,人家剛剛在跟李小龍過招,還沒有分出勝負...」亞諾悠悠轉醒,揉揉眼睛,看著滿臉笑意的雙親嘟噥。

 

26歲生日快樂!Our daughter welcome home !」伴隨著拉炮的爆裂聲,七彩紙花遍佈空中,像櫻吹雪般緩緩飄落。

 

「咦!!!今天是我生日!?」什麼李小龍過招,聽到生日快樂那秒早就丟到太平洋的海底了,亞諾瞬間從床上彈起,一臉驚愕。

 

亞諾復職後都在忙著處理樂園招商與海外知名樂園結盟的事情,早出晚歸、披星帶月,回家洗完澡沾到床就能立刻睡著,對26歲生日的到來早就忘得一乾二淨。現下的她正楞坐在床上,伴著片片飄落的紙花,傻傻地望著面前手舞足蹈的雙親。

 

「諾!!!我來了!!!生日快樂!!!」突然一陣粉嫩的旋風衝進房裡,迅雷不及掩耳地捧起亞諾帶著口水漬的臉蛋,啾啾啾地親了滿頰。

 

「爸、媽、小菁,早安,謝謝妳們。嗯...對耶,今天是我生日,哇哈哈哈哈哈哈哈,YA!祝我生日快樂!」

 

亞諾回過神,一把抱住琵爸琵媽與小菁,忍不住開心地拉著大家在房裡轉著圈圈,又叫又跳,大伙齊聲唱著因蹦跳而顯不成調的生日快樂歌,地面散落的紙花被陣陣揚起,空氣中充盈著歡愉的氣息。是啊,她們一家咬牙避世生活著,日夜苦苦期盼的就是這天的到來,現在終於等到了,那該會有多麼開心。

 

「諾、諾、諾!別轉了,我頭暈了啦!」小菁在轉了上百圈,唱了幾十次生日快樂歌後,忍不住說道,「諾,等下還有生日派對啊,拜託不要讓主持人在妳房裡昏倒啊!」

 

「生日派對?在哪?我怎麼不知道?」亞諾終於放棄繼續轉圈,歪著頭看著小菁,一旁的琵爸琵媽虛脫地坐在床上,覺得頭上有無數星星在旋轉。

 

「提前跟妳說就不好玩了啊,等一下妳就知道了啦!妳先去洗臉換衣服啦,快要來不及了!」小菁將亞諾的浴室地方向推去,「阿姨、姨丈,妳們也趕快去準備一下,十五分鐘後門口集合!」琵爸琵媽點點頭,踏著歪七扭八的步伐步出亞諾房間。

 

 

---------------------------------------------------

 

 

「范小菁,妳到底要帶我去哪裡?還要把我眼睛矇起來,神神秘秘的,搞什麼啦?」汽車後座的亞諾大聲嚷嚷著。

 

「把妳載去賣掉!」一旁的小菁賊賊地說,「而且阿姨跟姨丈同意可以把妳賣掉。」

 

「小菁,不要這樣嚇亞諾啦。」琵媽在副駕駛座笑著,「我是同意亞諾從今天可以自由地做自己,不用再守護秘密了。」

 

「唷!到了!到了!Party Time!」琵爸心情非常好,儼然像個大男孩,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小菁牽著亞諾下了車,空氣瀰漫著一股濃郁的香氣,輕快活潑的旋律在四周流淌,讓一夥人嘴角不禁上揚。

 

「味道好香喔。一定是什麼超好吃的東西。」亞諾轉了轉頭,想尋找香味的來源,但眼前因為手帕遮蔽,只有一片黑暗,嗚嗚,真的好好奇喔。

 

一道頎長的身影輕巧的來到一夥人面前,微笑著對琵爸琵媽及小菁點了點頭,三人也回應了滿臉的微笑後,便很識相的悄悄退開,逕自往派對會場走去。

 

子楓看著眼前的人兒,依舊是襯衫毛衣搭九分褲短靴的帥氣俐落裝扮,但是因為正在微微躁動,像極了耐不住性子的幼犬,可愛得令人想抱緊處理,笑容幅度不自覺又往上提了一些。一把牽起亞諾的手,兩人亦往派對會場前進。

 

隨著音樂聲漸漸增強,亞諾的好奇心就越長越大,「范小菁,到了沒啊?什麼時候才可以把手帕拿掉啦?」嘟了嘟嘴,表達無奈的抗議。

 

 

一瞬間眼前一片光亮,亞諾忍不住眨了眨眼適應突來的刺眼,下一秒定睛一看,忍不住的笑意充盈在眼中。原來是來樂園啊!可是今天的樂園跟之前的樂園不一樣,到處都掛著五顏六色的生日氣球與彩帶,空中飄滿了輕盈的氣泡,充滿慶典的氣氛。而且她終於找到了香味的來源,就在噴泉的旁邊!

 

「是露天Buffet!」亞諾忍不住提高音量開心地叫道,「哇!看起來好好吃!」噴泉兩側分別放著數張三公尺的長桌,上面擺放著少說有三、四十種的各式菜餚,中式、日式、歐式、甜點、鹹食應有盡有,還有吧檯跟調酒師提供雞尾酒服務。

 

「喜歡嗎?」看到亞諾興奮的神情,子楓也不禁笑了出來,「嘿,嘴巴別張

那麼開,口水都要滴下來了!」

 

「啊!子楓,怎麼是你?范小菁跟我爸媽呢?剛剛不是她們陪我來的嗎?」

 

「她們早就在停車場事就把妳丟包了,你不知道?」子楓挑了挑眉,細長的食指指向已經開始在射擊遊戲區玩耍的琵氏夫婦與小菁,「你這傢伙居然認不出我手的觸感?都牽這麼多次了,是不是有點過分,嗯~?」

 

「嘿嘿嘿」亞諾搔搔頭,糟糕,她家總經理其實很小鼻子小眼睛,完蛋了啦

 

正當子楓思考著要怎麼懲治亞諾,亞諾則思考著怎麼逃出子楓魔爪時,遠遠地傳來一陣嬉鬧聲,一群人正朝噴泉的方向走來。

 

「亞諾~~~生日快樂!」子涵邊喊邊朝亞諾狂奔,給了亞諾一個大大的飛撲。

 

「阿諾,放開那女孩!」阿超看到這幕,以電光石火的速度衝到亞諾面前,把子涵從亞諾身上扒開,「朋友妻不可戲你不知道嗎?雖然她現在還不是我妻子,但以後會是,所以你不可以這樣!」

 

「廖廣超,我有說要跟你結婚嗎?你在做夢嗎?」子涵眉一挑,手一抬,手拿包如下暴雨般狂打在阿超身上,「我抱亞諾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

 

「子涵小姐,對不起啦,是我在幻想,是我不好,不要打了啊啊啊~~~」阿超開始在會場四處逃竄,子涵當然不會善罷干休,繼續追打就對了!

 

「亞諾,生日快樂。」娜娜像兔子般蹦跳著說,「她們好有趣,我先跟去看看喔!」。青陽也饒富趣味地跟在娜娜旁邊,觀賞超涵的武打動作片。

 

「亞諾,等下要不要來杯茶?我要一邊欣賞噴泉秀,一邊泡阿鳳送我的高檔茶葉,聽說喝了口齒留香、餘韻不絕喔!」海叔晃了晃手上的大型提袋,看來是把整套茶具組都帶到會場來了。

 

「亞諾,今天為了你,我們樂園休園一日,專辦生日派對。你今天可是要玩個過癮,不HIGH鳳姐可是不放你走喔!」鳳姐勾著海叔的手,雙眼帶笑,「子涵啊,打輕點,別打出人命啦!」海叔跟鳳姐慢慢地晃到用餐區,著手擺放茶盤。

 

亞諾臉上咧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比暖陽還要耀眼。

真好,原本以為26歲生日會像之前一樣只有家人陪伴,畢竟在她之前的25年又265天平淡無奇的日子裡,她只有廖廣超一個朋友。但是在倒數的100天裡,她的生命起了無數漣漪,遇見了好多新面孔,他們一起分享生活的歡樂,也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建立起深厚的情感。她真的好感謝在場的每一個人,是他們讓她不再感到寂寞,是他們讓她第一次覺得琵亞諾其實是一個幸運又幸福的人。

 

「哲瑞說他醫院臨時有動物要急救,晚點再過來。」子楓右手順勢搭上亞諾的肩,看著笑嘻嘻的亞諾,忍不住捏了亞諾臉頰一把,「這麼開心?一直傻呼呼地笑。」

 

「真的很開心,我覺得我現在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謝謝你們!」亞諾朝著子楓嫣然一笑,像盛開般百合一樣純潔美好,子楓霎時心跳漏了好幾拍,「對了,那個子楓我之前有跟你說過,26歲的時候要跟你說一件秘密,你還記得嗎?」亞諾欲言又止,悄聲問著。

 

「記得。你現在要告訴我了嗎?」子楓看著亞諾,眼裡充滿著期待。

 

亞諾微微點了點頭,從口袋裡拿出了淺色信封遞給子楓,「這個秘密,有一點難以啟齒……所以我寫在信上,希望你不要介意。而且可不可以請你知道後,不要討厭我……

 

「放心,我絕對不會。」子楓揉了揉亞諾的髮,輕柔地回道。

 

「還有我要跟你說,雖然你不是唯一一個知道這個秘密的人,但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我堅持一定要親自告知秘密的人。」亞諾臉微微脹紅,低著頭悄聲地說,「啊!肚子餓了,我先去吃東西了!」

 

看著羞紅臉一溜煙跑走的亞諾,子楓輕輕嘖了一聲。拆開信,如同那人一般俊毅卻娟麗的字體映入眼簾。

 

能當第一個被亞諾親自告知這個秘密的人,真好。

 

---------------------------------------------------

 

生日派對進行了好一陣子,大伙吃飽喝足,在噴泉邊著喝海叔的茶,聽著鳳姐述說當年三大家族的勇猛事蹟,聽眾如癡如醉,心情跟著故事一起震盪起伏。

 

「亞諾,跟我來。」小菁輕手輕腳地把亞諾偷偷拉離噴泉邊。

 

「妳又想要幹嘛?」

 

「不要問這麼多,跟我來就對了。」小菁把亞諾帶進員工休息室,並快手地將門鎖上,「我最親愛的表姊,在妳26歲生日這麼重要的日子,我決定要送給妳一份大禮!」

 

「啊?」亞諾愣愣的看著小菁,唉,她的表妹從小就是鬼點子最多,就算相處了這麼多年,她還是抓不準小菁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快去把這套換上,這是我送妳的第一個26歲禮物!」小菁拿出了一個紙袋,不容置喙地燦爛笑著。

 

亞諾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完全放棄抵抗,她深知抗議一定無效,唉,這個在三萬英呎當空服員兼先知的表妹,一定是跟宇宙射線接觸太多了,所以腦袋才有辦法生出這麼多亂七八糟的鬼點子,只好順服地轉身走入更衣室,乖乖把指令做完才是正解。她現在只有一個小小願望,希望等下大家看到她不要昏倒就好……

 

---------------------------------------------------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歡迎大家蒞臨琵亞諾的26歲生日派對。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范小菁,接下來我們要進行的活動,是眾所矚目的派對舞會!請各位盡速至舞池區準備狂歡到腿軟。」小菁拔著麥克風興奮地說道,「但是在舞會開始前,先讓我們歡迎今天的壽星---琵亞諾,出場!」

 

一道寶藍色的身影,從舞台後方緩緩現身,現場所有人眼睛不禁越睜越大。頭上頂著微捲的短髮,米白色大衣下穿著微貼身的寶藍蕾絲洋裝襯出凹凸有緻的身材曲線,纖細的雙腳上踩著同樣米白但綴著些許水鑽的繫繩高跟鞋。看著台下兩眼發愣的眾人,亞諾粉嫩的雙頰迅速佈滿紅暈,緊張而微微咬著桃花般的唇,眨了眨水靈的大眼,羞怯地笑了一笑。亞諾微笑的瞬間,眾人眼中彷彿看到她自體透出微微光暈,這該不會是傳說中仙女吧?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嗨大家好,我是琵亞諾。」亞諾小聲地說,「謝謝大家今天特地來替我慶生。其實……我有一個藏了很久很久的祕密沒有告訴大家,藉著今天這個機會一定要跟你們說明白。就是……其實我是貨真價實的女生。」

 

眾人一陣驚呼。子涵口中的茶噴的比舞台背板還要高,鳳姐手中的餅乾掉地而不自知,娜娜張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看著亞諾,青陽雖然不做聲但雙眼因太過驚訝而睜得斗大,最誇張的莫過於直接當場軟腳倒地的阿超。琵家爸媽則是看著台上女兒,忍不住熱淚盈眶,原來自家的女兒是如此美麗動人。遲到的哲瑞抱著啾比無限慈愛地對著亞諾微笑。

 

「哈哈哈哈,原來亞諾是女孩子啊!女孩子好啊!」海叔臨危不亂地為把茶噴光的子涵再添一杯,呵呵笑著,「廖廣超,地板很髒,別躺了快起來。」

 

「琵亞諾,妳妳妳,妳是女生!?」阿超不禁抱頭大喊,「我跟妳當麻吉渡過多少歲月,妳居然沒跟我說妳是女生!!!」

 

「廖廣超,你這白癡,跟亞諾相處這麼久還沒發現她是女生!」子涵瞪向躺在地上的阿超,手拿包再次出動,「你這豬頭,你這豬頭,你這豬頭!」你追我跑的戲碼今天第N次上演。

 

「對不起,之前瞞了各位這麼久是因為有一些特殊原因,我一定要到今天才能告訴各位。我不求大家馬上接受我的道歉,但請不要因此疏遠我好嗎……?」亞諾深深地鞠躬,向在場每一個喜愛她的人們致歉。刻意隱瞞這個秘密,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一份責任,為了守護一起這個秘密的家人,但她同樣也不希望因為隱瞞這個祕密失去這些日子用心培養的每份珍貴情誼。

 

「沒事,沒事,誰沒有秘密呢?」鳳姐不愧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女人,轉瞬間就回復以往溫和親人的模樣,「所以亞諾就是亞琪,亞琪就是亞諾是嗎?哎呀,太好了,真是好生標緻的姑娘!」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亞諾帥氣又美麗,以後要是生娃娃,不論男女一定都是嬰兒界的美人胚子,這麼優質的姑娘娶回家當兒媳婦剛剛好。

 

「好的,既然我們美若天仙的主角都已經登場了,現在宣布,舞會正式開始!!!老師,音樂請下!!!」

 

震耳欲聾的音樂響起,舞池內所有人便像開關被開啟了一樣瘋狂地自動玩了起來。亞諾仍在台上逗留了一會,她一直在尋找那抹熟悉的頎長身影,然而不論她看往何方就是沒有他的蹤跡,水靈的大眼瞬間矇了一層霧。

 

子楓去哪了?會不會在躲著她?是因為他接受不了她隱瞞了這麼天大的秘密,覺得自己被欺騙了嗎?還是……他不愛女生?亞諾的腦袋裡開始假設十萬個為什麼,笑容漸漸從粉嫩的臉消逝。

 

他那日在公園鞦韆上明明答應過的,如果有那一天不會生氣……難道食言了嗎……

 

---------------------------------------------------

 

總經理休息室內傳來陣陣嘩啦啦的沖水聲。他現在很不開心,非常不開心。

 

派對舞會開始前不久,他接到一通緊急來電,海外樂園的總經理原本明日才抵台,沒想到因機票劃錯所以提早一日抵達。他只好連忙親自趕至機場接待,一直到晚飯結束將客人送至飯店休息後才又飛車趕回樂園。結果那群沒心沒肝沒肺的家人居然只傳了LINE說:「我們晚上決定要去唱KTV續攤囉!^.<*」,尤其那顆腹黑小太陽更過分,一個字也沒留,就傳了數十張亞諾穿著洋裝的美照,還摻差著亞諾跟哲瑞玩臉頰傳蘋果的照片。想到這邊,子楓忍不住加重搓洗的力道,像要把皮褪一層下來似的。

 

但下一秒忍不住笑了出來,上午那封信,第一句所言的秘密,對他而言,其實早已不是秘密,但每一字內都飽含那人對自己的無限真心。想到信末那三字,子楓的心瞬間被愛充得滿滿的,扎扎實實沒有任何一絲空隙,喉間不自覺溢出輕笑聲。

 

抓起浴巾稍稍將微捲的髮拭乾,再隨意將其圍在腰間,子楓伴著溫熱的水氣步出淋浴間。可下一秒子楓頭微微一歪,他一直有隨手關燈的習慣所以很確定應該一片黑暗的辦公室現下竟異常地明亮著。

 

「是誰?」子楓戒慎地走向辦公室,卻見一抹寶藍色身影正坐在沙發上打盹。

 

「喔喔子楓,對不起,是我。」亞諾連忙從沙發站起,一臉懊惱,「對不起,我剛剛進來時你在洗澡,所以就想說先坐著等,等著等著竟然睡著了……

 

「亞諾!妳不是去KTV了嗎?」子楓詫異的看著眼前的亞諾,眼帶桃花、紅唇小嘴還有一雙閃亮的水眸,簡直美的不可方物,比先前在劇場看到的仙女姊姊更發耀眼,「怎麼又回來了?」

 

「因為看到LINE,你不是說回到辦公室了嗎?」亞諾低著頭,子楓那濕漉精實的胸膛、結實的腰腹她實在不敢直視,只消一眼她就覺得自己呼吸急促的快要窒息了,「因為你說想看看我穿洋裝的樣子,所以就來了……」還好,子楓只是因為公事提早離開,回想下午看到LINE的那刻腦中十萬個為什麼瞬間破碎,琵亞諾當下覺得多慮的自己有點好笑。

 

「哈哈哈哈哈哈……」子楓忍不住笑出聲,這個琵亞諾真的好可愛,他只是LINE了一句:好想親眼看看洋裝亞諾喔,沒想到她真的來了。

 

「笑什麼啦?我穿這樣很奇怪嗎?」亞諾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嘟了嘟嘴。

 

「我仔細看看。」子楓叉著手,繞個亞諾走了一圈,突然將臉湊近亞諾,差0.5公分的距離鼻尖便能相碰。

 

「怎怎麼樣?」粉嫩的臉蛋瞬間漲紅,靠好近,心跳好快,好似要跳出胸口了。

 

「琵亞諾,妳的妝花了。」子楓看著亞諾咧嘴笑道,「快要變成熊貓了。」

 

「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好丟臉!!!」

 

亞諾摀著臉,三步併兩步地衝向浴室,看到鏡子裡微微花掉的妝容,不斷用水沖洗紅撲撲的臉蛋。太丟臉了,本來是想要讓子楓看到自己美美的樣子,看能不能電暈他,然後把他打包扛回家,沒想到居然被說是熊貓,嗚嗚嗚,琵亞諾,妳真是丟臉到極點了。

 

「用清水洗沒有用啦,要用卸妝乳。」子楓跟在後頭走進浴室,遞了罐卸妝乳給正在跟熊貓眼奮戰的亞諾,「這是子涵的,她夏天出汗偶爾會來這裡沖澡,我想她不會介意妳借用一點點卸妝乳的。」

 

「謝謝。」亞諾滿懷感恩的接過罐子,著手將臉上的妝洗淨,「子楓,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嗯?」

 

「我聽小菁說了,今天的派對都是你一手策劃的。」亞諾抬起頭輕輕地將臉上的水漬擦去,從鏡子反射望著後方的子楓,「而且Bufffet每一道菜都是你昨天不眠不休煮出來的。子楓,你真的什麼都很會耶!你對我真的好好,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對妳的感激了。」

 

鏡裡素淨秀氣的臉龐綻放了一朵笑靨,水汪的大眼彎成了兩道明月,子楓不禁將雙手搭上洗臉台,將亞諾圈在自己懷中。

 

「子子楓你做什麼?」子楓濕漉的胸膛就緊貼著自己的背,原本就已經有如蘋果般的臉蛋,現在連耳根也染上了嫣紅。

 

「感謝不能只用嘴巴說啊,」子楓將頭靠在亞諾的肩窩,在耳邊低語,「通常都要有具體的行動不是嗎,哼~?」

 

「具體的行動?」亞諾側過頭看著子楓不解的問,「例…………

 

夠了,男人的耐性是有極限的,尤其看到眼前出現秀色可餐的小羚羊,草原上的獅子是不會放過的。

 

子楓將亞諾翻過身,纖長手指扣著亞諾的下巴,指節一抬,不讓亞諾多言,直接迫使她仰首迎向他的侵略。他的唇霸道地銜緊她的,先是享受著她甜膩的味道,吸吮著她雙唇的柔嫩,再來靈滑的舌卻趁著喘息空隙探入她口中,索求著她的回應亞諾青澀地挑動舌尖,回覆他的盛情邀約,與他一同舞動糾纏。

 

「例如這樣。」子楓壞壞地笑著,「亞諾,妳何時願意給我答案?」

 

「答案?」亞諾還未忘卻方才的一番狂熱,喘著氣問道。

 

「琵亞諾。」子楓深邃的眼眸望著亞諾,「我願意作那個照顧妳一輩子,給妳幸福的王子。」

 

「可是……我是女生……你不是喜歡男生嗎?」亞諾面對子楓霸氣的告白,手足無措、語無倫次了起來。

 

「我愛妳。因為妳是琵亞諾所以愛妳,無論妳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富是貴,只要是琵亞諾我就會全心全意的去愛。」子楓毫不猶豫地表露真心,他愛的是亞諾的靈魂,其他的一切外在條件統統都不重要,「妳願意當我的灰姑娘嗎?」

 

亞諾覺得自己的心窩頓時被感動塞得滿滿的、漲漲的,看著渴求著答覆的子楓,她低頭漾起了幸福的笑容,輕聲答道,「雖然玻璃鞋很咬腳,但是我願意為了你穿上它。」

 

子楓臉上流露滿足卻帶著邪佞的笑容,隨後將亞諾身後那只炙人的大掌微微施力,將她更壓近他,也迫使她的柔軟分寸不離地貼緊他,「亞諾,那我就不客氣地繼續囉!」

 

---------------------------------------------------

 

「我有沒有告訴妳,妳真的好美,就像鑽石一樣耀眼奪目,嗯?」

 

他的唇輕柔地落在她的額上,細碎地在她的臉龐上游走,從額頭到鼻尖,從鼻尖至臉頰,然後再次覆上她的雙唇,輕輕地啃嚙她的唇瓣。她忘情地將柔荑環繞在他的頸間,享受他給的熾熱。子楓雙手往玉腿一抬,將亞諾環在腰間抱起,帶著她朝床鋪走去。

 

柔軟的床舖上,子楓赤裸的灼熱胸膛毫不遲疑地覆上她的身軀,一隻大掌不安份的往洋裝後的拉鍊探去,當然也不忘將佳人腳上那雙美麗卻致命的高跟鞋剝去。溫熱唇瓣在亞諾白玉頸項與小巧的耳垂間游移。

 

「有點癢……」亞諾忍不住輕輕地笑著。

 

霎時間子楓將一朵朵紅艷吻痕霸道地烙在她鎖骨上,作為不專心的懲罰,洋裝不知何時早已躺平在門邊地毯上。一隻大掌不安份的沿著粉紅蕾絲胸罩的邊緣探進,箝制一只小巧飽滿,輕輕搓揉著。

 

「子楓,你……做什麼……」亞諾嬌羞地低吟著,「那裡不可以啦……

 

「為什麼不可以,嗯……?」他飽含著大野狼的邪笑,在亞諾耳邊問道。

 

「因為她們還沒有長大……」亞諾活了26年,第一次懊悔自己沒有豐滿誘人的S曲線。

 

「沒關係,這樣一手可以掌握,剛剛好。」

 

他轉瞬間褪去她身上所有遮蔽,貪婪地欣賞著身下雪白的胴體,然後低頭吮咬著細緻甜蜜的花蕾

 

「啊……」身下的佳人忍不住這突如其來地酥麻,輕吟著。

 

在不弄疼亞諾的嚙啃力道下,他的嘗遍了她全身的白皙。在她以為他又要吻她的同時,一股不曾體驗的痛楚由雙腿間擠壓而上,順著他前傾的力道,緊緊地侵入了她的體內。亞諾不禁皺起了眉,雙眸盈滿著淚花看著身上的罪魁禍首。見到身下人兒淚眼迷濛,子楓輕柔又不捨地吻去亞諾臉上的淚水,等待痛楚消退。

 

半晌,激情的紅暈佈滿她的臉頰,她親咬著唇,滿載著慾求望著他。他的氣息熨燙著她的肌膚,每個呼息都牽動著她的緊窒,彼此間不留空隙。他自身火熱的勃發進擊加劇著,兩人如同烈焰焚身般,享受著馳騁雲宵的飄渺快感,壓抑的喘息與一聲更勝一聲柔媚的嬌吟滿散房內,緊接著所激起的排山倒海讓兩人全然措手不及……

 

「我愛妳〈你〉…….」在最絢爛的一刻,喉間逸出的那句最真誠的告白。

 

儷影繾綣春宵,散發著氤氳激情後的香氣,而夜,還漫長著呢。

創作者介紹

薰衣草

薰衣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ngel hsu
  • 版主,你行。一個生日趴,讓2對情不自禁,該不會還有超涵的吧!給你個
  • 超涵我還沒有計畫啊...該不會您真心想要推倒她們吧?XDDD
    謝謝您的喜愛啊!!!(鞠躬

    薰衣草 於 2016/01/13 16:56 回覆

  • sbenmomo1109
  • 「因為她們還沒有長大……」
    光這句就把我拉回現實開始大笑了啦…
    天啊…
    這也是一篇「辦公不宜」篇…
    本來以為先看這個…
    再回頭接彩蛋會比較能接受這樣刺激的劇情…
    結果這裡也是很香豔刺激的說…
    我的天天兒啊…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