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3464_1241254932555794_5964164600351289233_o.jpg  
我是吳翰昇,今年三十歲。
再努力都得不到讚許的萬年老二。

---------------------------------------------------

千年前,掌管中原地區風雨之紫龍神與巡守天庭之貔貅相戀。

然而,因相戀而無心於公務,

中原地區大旱三年,終日炎熱不堪,作物不長,民不聊生;
天庭多次遭妖魔、精怪、瘟疫入侵,多名神祇受創臥床。
天帝震怒,下令二人分別囚禁於蓬玄、太極之下五百年。
後因瑤池金母為其求情,天帝遂將其放出,
卻施以墮入凡間輪迴五百年,此期間內相戀皆無善果之禁令。

眾神注目的紫龍神摘官名單旁,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貼著另一張小小的公告,
上書:「旱神,因失職致生靈塗炭,放逐人間千年。」

---------------------------------------------------

我是旱神,專掌中原地區的乾荒。
自我有神格記憶以來,我便一直是這個職位,雖沒升過官,亦未曾遭貶。
我的工作是將陽光及乾燥引入中原地區,
在紫龍神降下無盡大雨後,總是有段時間需要我去將過於濕潤的土地烘乾,
在紫龍神吹過強烈颶風後,總是有段時間需要我去將被風吹亂的作物曬暖。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
我總是作著相同的工作,雖然無趣,但我不以為苦,因為我以我的工作為傲。

但是,
漸漸地,我發現即使我認真執行神務,我仍得不到上級的關心,

因為在他們眼中我只是一個總是需要配合紫龍神的風雨的神祇。

漸漸地,我發現即使我認真執行神務,我仍受不到人民的歡迎,
因為在他們心中我只是一個殘害作物榨乾水源罔顧人命的神祇。

為什麼?
我做好份內的工作,卻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呢?
紫龍神只是在雲裡飛舞翻滾,降點雨,卻總是能換來大家的歡欣鼓舞,
而我總是竭盡全力地將陽光照入大地,將乾燥引進中原,但只有一片怨懟,
我想不透。

所以在紫龍神與貔貅相戀,不務正業後,
我拚了命的工作,不眠不休,分分秒秒,未曾離開過我的崗位,
因為我心裡有一個渺小而重要的願望,
希望可以引起上級一點點的關愛,換得人民一點點的崇拜。

但這一切,在天帝降罪後,願望像青花瓷擲地般,碎了一片…

我被降罪了。
這麼認真堅守工作的我,被降罪了。
明明是紫龍神失職,天帝竟連帶遷怒予我,被降罪了。

這不公平,

非常的不公平,

做錯事的人是他,不是我。
為什麼我要承受這不公平的一切?

可是,沒有人聽我說話,沒有人懂我的心,滿懷委屈,我墮入了人間的輪迴……

---------------------------------------------------

我開始懂了。
我開始懂如何得人心。
我開始懂如何贏得人們注目的眼光。

很久很久以前似乎就曾被讚賞我擁有著明眸皓齒,
當時的我並未放在心上,
但現在身為人,皮相美醜便是首要條件。
幸虧天生便有剛毅俊美的臉蛋,又體能極佳,
天天晨起練一個時辰武術後,再去市集裡兜上一圈,買幾套最流行的衣裳換上,
路上的姑娘們各個就目送秋波,甚至投懷送抱,
也因此家裡總是門庭若市,滿是來求親的媒人婆。
再者,除了有好皮相,聰慧的腦袋更是人們崇拜的表徵,
所以我自幼苦讀,弱冠前總能考取個一官半職,
自此,家裡更是戶限為穿,達官顯要絡繹不絕。


我原以為這樣的生活便是我所追求的。
然而,年復一年過去,我內心開始充滿寂寥與空虛,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但仍這樣輪迴過著。

---------------------------------------------------

這是我即將第三次在人間轉世。
轉世前,碰巧聽見鬼差的談話,紫龍神與貔貅改處以輪迴之刑。
但,不是普通的輪迴,而是附帶了詛咒般禁令,兩人相戀必有命定劫數的輪迴。
劫數是嗎?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我莞爾一笑,從袖中拿出偷藏已久的餉銀,附耳鬼差低語。

等待了數百年之久,
終於,輪到我登場的時刻要到來了。

---------------------------------------------------

我是一名知縣,在中原西方一個遍佈流寇的小縣裡任職。
雖縣內流寇眾多,但也因此外敵不入,故彼此亦敵亦友,相安過日。
然而,在那日新知府就任的晚宴,我初次見了流寇之首,
我確定出生至今未曾見過他,但我不懂我內心那陣憤怒與苦楚從何而來。

這奇異的感覺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顧不得禮節匆忙離席,派員調查此人來歷。


真是有趣。
那人是護送知府千金有功方受邀參宴,
而且探子回報此人與知府千金似有貓膩。
更有趣的是,
此人名為杜烽,雖英姿挺拔,竟是女兒身。
將此事報予知府,將是多麼有趣的情況?
我笑了笑,逕自向知府官邸走去。

知府大怒,下令派員全面掃蕩周圍所有寇寨。
可是我不開心,非常不開心,
我要的並不是這樣的結果,
於是在第一波掃蕩時暗中派員刻意將杜烽一夥引至山林最險惡隱密之處藏匿。
之後,知府千金答應於當月底將與楚王爺之子完婚,結束了掃蕩行動。

原先還在為暗中保住杜烽鬆了口氣,豈料,其竟前去搶轎……
也罷,山林流寇做事本就從心所欲,雖內心有一絲不安,但眼不見為淨便好。

人算不如天算,探子回報,
正德八年,流寇抵達雲南大理之時,瞬間撼天動地,土石併落,無人生還。


那時,我不知我臉上的水滴是從何而來,寂寥與空虛又佔領了我的心。

---------------------------------------------------

「翰昇,這是子楓,我的養子。」杜光柱雀躍地說道,「以後希望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
如果子楓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要麻煩翰昇多多提點他了。」
「好的,杜伯,我會的。」我恭敬地回道,並向男孩伸出手,「你好,我是吳翰昇。以後
請多指教。」
「你好,我是杜子楓,以後也請你多多指教。」男孩回握了我的手。
眼前這個男孩,眉清目秀,身高年齡身材都與我相仿,可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與他認識
很久很久了,有種很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

---------------------------------------------------

「子楓,好久不見,最近好嗎?」看到眼前居然有三人,內心著實有些詫異,但我還是故
作鎮定的挑了個位置坐下。
「昇哥。」青陽叫道。
「青陽怎麼啦?」
「那個是子楓的位置。」青陽答道。
「喔~我還想說誰的手機放這。」青陽還真的是子楓的好兄弟,虧我也同他一起長大,怎
麼就沒見他對我如此好?我一怒丟出手機,結果竟被旁邊身材纖細的男孩迅速接到。
「你身手不錯。你是子楓的拜把兄弟?」前陣子聽幫內兄弟回報子楓認了個拜把兄弟,應

該便是他了。

亞諾微微點頭。
「難怪。」我內心不知為何突然湧起一股苦澀,也罷,那就來測試測試這個拜把兄弟的程
度如何好了,「子楓,往年我們都舉辦一對一的切磋,那今年,今年刺激一點吧。」
「刺激?什麼意思?」子楓問。
「二打二。你帶你兄弟,我帶我兄弟。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我饒富趣味的說。
「我沒問題」亞諾答。
「好,就這麼說定了。」這個男孩答應的很乾脆,讓我覺得更有趣了。


結果,這場比武我輸了。
雖然我從來都沒有贏過子楓,
但我內心卻深知,這也不是我第一次敗給眼前這個初次見面的纖細男孩…

---------------------------------------------------

我對琵亞諾非常好奇。
我派了手下去調查這個纖細的男孩。
結果,拍到的照片非常有爆點。
杜子楓,你絕對會栽在琵亞諾手裡。
既然你這麼喜歡他,那就讓我幫你一把吧!
放心,我不會讓你場面太難堪的。

---------------------------------------------------


「翰昇。」
「來啦?」我起身迎接子楓以及亞諾。
「上次我們已經把誤會說清楚了,幹嘛大費周章要擺桌?」子楓臉上帶笑,但眼中盡是不
悅。
「總是要給我一個機會,好好向亞諾道個歉吧!」看來我上次刻意製造的漆彈事件讓這兩
人感情加溫了不少,「亞諾,我吳翰昇從小跟子楓青陽玩到大,既然你是子楓的結拜兄弟
,從今天開始,也是我兄弟。」
我與亞諾握了握手,旁邊子楓眼神百變莫測,看來今天的餐會能玩些惡趣味了。

---------------------------------------------------

唉喲,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原來這個琵亞諾有個這麼重大的秘密?!
要說?不說?
不管了,先解決眼前雜誌的風波好了,
先前為了讓杜子楓接掌大位,用計讓杜光柱人間消失也沒這麼棘手,
但雜誌這問題越滾越大,杜子楓已經懷疑到我頭上,麻煩死了。
啊!之前那個跳出來擋箭的,有夠礙眼,就找他來墊背好了,
不然只要這傢伙存在在杜子楓跟琵亞諾之間,我的計畫永遠不能成功。
杜子楓、琵亞諾,接下來我會繼續送你們一堆大禮,就等著收禮吧…

---------------------------------------------------


比千年更久更久之前,一個剛下完大雷雨的午後,兩道頎長的身影現身雲霧內。
「阿旱,接下來就交給你囉!」紫衣男子拍了拍黑衣男子的肩,微笑說道。
「可是…我怕我做不好,我才剛上任,我沒自信作好…」黑衣男子怯生生地說。
「放心,我對你有信心,你一定可以做得非常好。」紫衣男子眼神堅定。
「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嗎?」黑衣男子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光亮。
「是真的。」紫衣男子毫不猶豫地回答,「而且你知道嗎,你有一雙好明亮的眸子、如編
貝的牙齒,你要對自己更有自信一點。」
「好的,我會努力的!」黑衣男子臉上漾起笑容,上工去。

---------------------------------------------------

「嘿,旱神,你知道紫龍神跟貔貅也被改以五百年的輪迴之刑嗎?而且還被天帝下了在這
期間內相戀必有命定劫數。」鬼差邊吃潘桃邊說道,「想當年那件事在天庭鬧得沸沸揚揚
,連你也被連累的,過多少年啦?五百年?」
「您剛說的是真的嗎?」淺灰的魂魄激動問道,「您從何得知?所言不假?」
「當然是真的,我手上的輪迴名簿還能假嗎?」鬼差挑眼回道。
「那什麼是命定的劫數?鬼差大哥您也說清楚點阿!」
「嘖,反正就是那兩人相戀會有什麼人什麼事情將兩人拆散,甚至送命。」鬼差不耐地答道。

淺灰的魂魄默默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眼神幽深難辨。

「嘿,走啦,你輪迴的時辰要到啦!」鬼差拍了拍魂魄的肩。
「鬼差大哥,我有一事相求」淺灰的魂魄從袖中拿出偷藏已久的餉銀,「這是我歷年的積
蓄,幫我個忙,讓我成為那兩人相戀命定的劫數。拜託您了。」
「哎呀,這可怎麼辦才好呢?好啦好啦,反正那兩人相戀一定有劫數,誰當劫數都一樣,
我只要在名簿寫上幾筆就好。先說好,我幫你這事可不能外流。」
「那麼就先謝過鬼差大哥了。」淺灰的魂魄微微笑了笑,走入輪迴之門。
「嘻嘻,這些銀兩能買五盒瑤池金母的限量潘桃禮盒呢…有錢能使鬼推磨啊,寫幾個字算
啥呢?嘻嘻嘻。」鬼差眉開眼笑地看著輪迴之門,吃起了第二顆潘桃,「不過這旱神搶著
當劫數要作啥呢?又沒官餉能拿,真是奇怪啊……」

---------------------------------------------------

我,要成為那兩人命定的劫數。
因為我有即便再怨都要守護的那人。
與其讓其他人奪去那兩人的性命,
不如由我動手,
我會用我的方式,
即使要傷害那人也無妨,
只要能護著那人存活,
即使那人日後將會恨我,
也要守那人心中所愛,

只要他們倆能因我而更加珍惜彼此,我便無悔……

創作者介紹

薰衣草

薰衣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el hsu
  • 這個翰昇(旱神)究竟對杜烽,是愛還是恨哪?說實話,不瞭。該不會轉世後的心態是:該死的琵亞諾,你竟然搶走我的杜子楓,所以你……必須die,呵呵…
  • 應該說對他是又愛又怨,又捨不得他被劫數弄死,所以乾脆自己當劫數,寧可自己下手拿捏尺度~(好亂XDDD)

    薰衣草 於 2016/01/14 2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